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进击在幻想乡

第530章 假如我为你而生

    远在雾之湖畔的红魔馆并没有被这场闹剧影响到,事实上,在帕秋莉和**寺从三涂河畔回来以后,它就进入了半封闭的状态,所有的结界都超负荷运作起来。

    看不见的魔法结界完全笼罩住了红魔馆,淡红色的雾霭充斥在整个红魔馆内,走廊,房间,大厅,红魔馆的一切在红雾之内都变得模糊起来。

    这里的时空已经在帕秋莉的魔法影响下边的错乱起来,就算是魔理沙这样子闭着眼睛都可以找到图书馆的常客,也会迷失在这不停变化的红魔馆内。

    但是身处红魔馆钟楼隔间的帕秋莉还是不放心,忧虑的看着手上的水晶球,欲言又止。

    红魔馆的小小缩影正在水晶球里面不停地拆散然后重新组合,帕秋莉就是靠着这个东西操控红魔馆地空间的,按理说,她这种程度的魔法,就算是八云紫也会非常头疼,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来破解。

    可惜,她这次的对手不一定很强大,却是一定对红魔馆非常的了解,所有的事情都不能用往日的经验来判断。

    “被人知根知底的感觉真的好差。”帕秋莉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试图缓解心头的压力,可惜问题一分钟不解决,她的头疼就要持续一分钟。

    魔法阵的运转是一件非常精细的活,没有一定的魔法造诣,是绝对办不来的,所以整个红魔馆里面,没有人可以帮帕秋莉分担这个重任,魔法水晶只能由她来掌控。

    “帕秋莉大人,您的红茶。”小恶魔把红茶端到了她的面前,担忧的看着帕秋莉。

    “从三途河回来以后,帕秋莉大人就忧心忡忡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那个时候,小恶魔可是被吓了一跳的,说好的要进行历史的回溯,结果**寺那家伙和帕秋莉大人竟然一下就消失了,害得她寻找和担心了好久。

    “嗯,我们和八云紫照过面了,虽然没有动手,但是也快要撕破脸皮了,而且我们还发现,霖之助那里好像出了非常大的问题。”

    帕秋莉叹了一口气,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虽然那不过是短短几个小时,但是其中的信息量,已经足以小恶魔消化好多天了。

    “天哪,那我们要不要去外界躲一躲?”小恶魔担心道。

    “没有用的,在幻想乡里面八云紫还有可能顾及到别的妖怪的想法,不会明着对我们动手,去了外界的话,她可是没有那么多顾虑了,这个选项反而才是死路一条。”

    帕秋莉耐心的解释道,也正是因为这个紧迫的情况,她才决定不和夜魔馆里面的人继续纠缠了。

    现在烦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毫无疑问,霖之助那里是帕秋莉最为关心和在意的。

    “他的依仗究竟是什么呢?”

    在帕秋莉看来,霖之助无论是实力还是智慧,都和八云紫相差甚远,即使根据**寺的猜想,霖之助是获得了天丛云甚至于三神器都在手,帕秋莉还是不认为他能够战胜八云紫。

    “或许这么多年来,她都是笑着,用最温柔的方式对待着你,所以你可能忘记了,成为所有妖怪的贤者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能够担任妖怪贤者职位的妖怪,无一不是智慧,经验,实力,谋划,势力都强大到了极点的存在。我真的不知道她会犯下何等大的错误,才会让你有机可乘。”

    霖之助已经失踪了,不知道去向了何方,帕秋莉的满腔担忧只能憋在自己的心里,不能和任何人诉说。

    “现在只能期待**寺找出霖之助躲藏的地点,阻止他了。”

    **寺现在并不在这里,他正在红魔馆的地下图书馆里面,查阅和霖之助,不,和八云有关的资料。

    穿着执事服的李舜生还有沙条士郎正在忙碌的从书架上面搬运各种的资料,**寺则是坐在了帕秋莉常做的沙发上,快速翻动和查阅着相关的书籍。

    “话说,他看的这么快真的没有问题吗?”

    李舜生咧了咧嘴,对着同甘共苦的士郎吐槽道,书页在**寺的之间都快飞出残影了,这速度比起他当年胡乱翻书应付老师的时候还要快,这样子真的可以看进去吗?

    “不知道,不过他的表情很认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士郎也非常不解,但是来到幻想乡的他,已经接触了许多神秘测的东西,既然这个世界上存在有吸血鬼,妖怪,那么多一个看书很快的人,似乎也不是什么问题。

    两人谈话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寺,他依旧认真地从非常多的无关书籍之中,寻找帕秋莉落下的线索。

    “按照帕秋莉老师的说法,八云异变在幻想乡里面是个禁忌,几乎所有关于八云的记载都被人不知不觉得抹去了,如果不是幻想乡的少女们普遍长寿,几乎都是从那个年代活过来的,八云都会被人淡忘了。”

    帕秋莉是最开始注意到这个情况的人,同样有着贤者之名的她自然是对八云紫这种行为做出了应对,靠着她自己发明的魔法密码,她把她所知道的八云,一点一点的记载在了整个红魔馆的藏书之上。

    而现在,破译的方式已经被她转述给了**寺,他正在一点一点的把八云的形象构筑在自己的脑海里面。

    “他最开始的登场是在博丽神社,先代巫女继任的时候,也是八云从八云家走出来的时候,按照现在先代灵梦的说法,他最开始的时候不过是普通妖怪程度的力量,却在下山的路上不断地变强,等到到了山脚下,就已经是堪比大妖怪巅峰的强者。”

    那个时候八云还没有实行幻想乡的补完,大妖怪的巅峰已经是幻想乡最强等级的战力了,可以说他在从博丽神社下来的十几分钟里面,直接走过了别的妖怪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完的路程。

    “不可思议,或者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完全违背了力量增长的规律。”

    **寺自身也是幻想乡历史上面实力进步最快的几人,但是他的实力增长是有迹可循的,虽然也确实很快,但是别人只会惊叹,绝对不会质疑。

    相反,八云这样子的,就算是亲眼见到,也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的,只会把他当成是一开始就压制了实力,扮猪吃老虎的强大存在。

    **寺合上了魔导书,轻敲着封面,陷入了沉思。

    “一切不合理的事情背后,总会有非常关键的信息隐藏着。八云,八云紫,这么相近,甚至于可以说是同出一源的名字,究竟是有什么含义呢。”

    他忽然间停下了敲动,从空间口袋里面取出了铅笔和白纸,开始绘画起来,安静的图书馆之中,回响着他奋笔疾书的声响,短短几秒钟,霖之助的头像出现在了纸上。

    **寺紧紧地盯着他看了好长一会,然后用橡皮轻轻地擦去了他的面部轮廓,将其的肌肉线条变得更加的柔和,同时改长了霖之助的头发,给他加了一定软帽上去。

    “咦,你这是暗恋妖怪贤者吗?”

    碰巧过来放书的李舜生对着**寺改动后的人像感慨道。

    是的,一模一样,在他把霖之助用娘化的方式画出来以后,不添加任何的配色,他看上去就和八云紫一模一样了。

    “名字果然没有叫错,两个人在外貌上面都有着无比深刻的联系,八云娘化就是八云紫,八云紫汉化就是八云……”

    忽然间,他停下了感慨,发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

    “那么我和辉夜是为什么呢?”

    是的,**寺凭借着错觉药水,已经好几次见识到如果自己女性化的模样,那是几乎可以百分百模仿辉夜的等级,除了八意永琳这种熟悉辉夜到极点的人,别人几乎都分辨不出他和辉夜的差别。

    “八云和八云紫之间的联系,很有可能和我与辉夜之间的联系有关。”

    从很久之前他就有种很强的感觉,他和辉夜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是超越了红线的宿命,即使他们在两个世界,也会有无数种方法,让他们最终汇合在一起。

    虽然辉夜对他能够变成自己的模样一直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寺可是无数次思考过其中的理由的,可惜,他的猜想并没有足够的事实来进行验证。

    而现在,似乎有很好地例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起来这次我不仅要为别人奋斗,还要为自己努力了。”

    他把纸张转了半圈,在八云紫的头像旁边,重新画了一个霖之助,同时在他们的头发和眼睛上面,分别标注了紫色和金色。

    “八云紫是金发紫眸,八云是紫发金眸,刚好是互换的。”

    头发的面积比眼睛大,所以是头发包着眼睛,金色之中生出了紫色,紫色之中生出了金色,金极生紫,紫极生金,这不由得让**寺联想到了某个在神秘学上面占有崇高地位的东西。

    “阴阳鱼。”

    **寺轻声的说道。

    阴阳鱼是太极图案最中间的部分,一向被视为是阴阳交合,最为完美的图形。八云是阳鱼,金眸紫鳞,八云紫是阴鱼,紫眸金鳞。

    “互相为对方而生,缺一不可是吗?”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