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抓鬼趁夜半

第一百二十章 幽冥关下的对峙

    显然任松忘记了一件事,刚才那位鬼子母魔尊就曾说过,已暂时将他的善念本身封印在了识海,而飞龙老爹所传授的合神法,必须善恶两念均在方可施展,虽然当初许多关于这法术的记忆都被那位飞龙爹抹去,不过恶念分神依然记得这合神法其实并不是什么好法术,谁使用的频繁谁就会倒霉,所以他一直撺掇着善念本身多用此术。不过,此时已是穷途末路,被两个魔头逼着用剑阵破坏城楼,初时因为自己没办法进入幽冥关,不能回到人间,这怂货尚有几分意动,等到鬼子母那老萝莉说自己合神之后可以轻易穿过那城关时,这怂货顿时没了破城的心思,一边随手应付,一边暗自打算着如何逃走。也许是合神后的那位,和五蕴魔尊相似的地方太多,而这个鬼子妈又和那位被任松干掉的魔尊关系太过密切,从始至终,红衣女童对这怂货极为优容,所以这怂货轻易的摆脱了两个魔头的控制。一直到来到城墙根儿下,这怂货才现自己被坑了,怪不得鬼子母看到自己逃走也毫不在意,原来人家早就布好了陷井,只等自己寻死。“任魔子,快快回来,你想寻死吗?”身后鬼子母魔尊高声叫道。很奇怪,她与五蕴小魔头并没有追过来,而是站的远远的喊道。回头瞧了一眼远处那红衣女童和英俊青年,任松心头一动,他突然想起那鬼子母说过,如果魔头离的太近,就会遭到幽冥关上守军的攻击,料想两个魔头不敢靠近。而自己刚才这在城下转了几百圈,也不曾碰到过什么危险,料想是鬼仙的缘故。心中明白了原委,这怂货嘻嘻一笑,冲两个魔头道:“莫急莫急,我在这下面看会风景,看够了自然会回去!”说罢还故意四处观望,口中还连连赞叹道:“好红的天,好红的地,这里怎么全都红彤彤的,看来来还不错哦!嘿嘿……”看着任松这副表情,傻子也知道他有意拖延,明显就是不想布剑阵破关,鬼子母魔尊顿时皱起了漂亮的小眉毛,这小子……着实过份了!只是……嗯?好象老五也爱这般与自己捣乱!若换作任松未用合神法之前,象现在这样与那鬼子妈折腾,只怕此时早已魂飞魄散不知去向,但换作合神之后……在认定合神后的任松便是五蕴魔尊之后,在这老萝莉的眼中,任松所做的一切出格事儿,都自己那个爱发疯的老五联系在一处……人常说女人做事没道理,不过如今看来,女魔头也是一样。于是,原本正想施些手段让这小子乖乖回到自己面前的鬼子母魔尊,彻底放弃了刚才的想法,索性原地打坐,任由这怂货在那边瞎白活。以前对付老五也是这般,反正这城关他也过不去,由着他玩吧……她这里悠哉游哉,旁边的五蕴魔头却心中大急,口中大叫道:“二姐,这小子摆明是想跑路,咱们快快把他抓回来!”“反正这小子也过不去,随他好了,玩累了自然会回来!”苍老的女声甚是柔和,甚至带着几分宠溺,当真让旁边的小魔头几乎吐血,他急忙亢声说道:“可是,二姐,你说过他可以用那秘术逃回城关的!”“怕什么,这小子说过那秘术只有他的善念本身能够施展,我已将其封印在了识海之中,除非替他解封,否则那善念根本就出不来!”听到五蕴魔头的话,这位女魔头眼皮一抬,随口答道,见那五蕴还要开口,便又开口接着道:“不用担心,他这话应该是真的,否则只怕这小子早就施展那秘术越关而逃了,怎会到现在还站在原地……”“呃!”鬼子母后面的话,将小魔头刚要提出的问题尽数堵在了嘴里,看来自家二姐早已想到了自己的担心,不过看样子那姓任的小鬼说的确是实话,否则正如二姐之言,只怕这家伙早就跑的无影无踪。说起来也是那鬼子母歪打正着,虽然任松根本没说实话,但如今的情形却也好不到哪去,因为善念本身被封,合神法根本施展不出,他也只能在城墙下等着那老萝莉的封印失效,可惜他不知道刚才鬼子母魔所说的“暂时封印了善念本身”那个“暂时”的意思是,等他破了城关之后就会替其解开,而非这怂货所理解的封印具有时效性……所以,看了看远处盘膝静坐,对这边不作理会的红衣女童,这怂货也开始使用枯坐死等的战术,候着那封印自行解开。如此双方不知对峙了多久,任松隐隐觉得有些不妙,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为何善念本身的封印还没有解开?本来这怂货虽然耐性并不好,但如今关系到自己还能不能再回人间,更何况两个魔头还守在远处,这怂货就是再心急,却也只得慢慢等候。如此又等了许久,城墙角下的任松和那边打坐的鬼子母魔尊自然都不会在意,倒是一边的五蕴魔头不耐烦起来,他来来回回走了数圈,见任松始终没有回头的意思。当下说了一句:“我去把这小子抓回来!”举步就向任松走去。刚走了两步,却听正坐在原地的红衣女童一声暴喝“站住!”这家伙心头一跳,生生的止住了脚步。回头看向那鬼子母魔尊。原本盘膝而坐,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此时一双眸子中无尽阴冷,吓的前面的魔头全身发抖,盯着那张英俊的脸看了半天,女魔头只说了一声:“滚回来!”便又合上了双眼。已经被吓破胆的小魔头再不敢有任何忤逆,灰头土脸的走向鬼子母魔尊,口中还抱怨道:“我过去顶多就出来一只,那小子有瞬步千里的神通……”“咻!”一声尖锐的怪声打断了他的话说,这魔头回头往城关瞧了一眼,顿时大惊失色,讶然道:“二姐,这可不关我的事,我只往前走了两步,根本没过警戒线啊!”(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