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诡神冢

第五百零七章 佛库伦

    这位洁白无瑕的女神,看了一眼前方浸满鲜血的陈智,轻蔑的冷笑了一下,一股鲜红的血液从她的额头上流下来,浸到她的眼睛里,在她雪白肌肤的映射下明亮刺眼,她轻启朱唇声音,声音美丽的如天籁一般。

    “怎么?你像当年的姜尚一样,爱上了屠杀吗……”。

    “屠杀?我?”

    陈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意识恍惚,面对眼前女神的这个问题,无言以对。

    曾几何时,陈智觉得屠杀这个词汇与他毫不相关的,但此时当女神用这个词汇形容他时,他浑身血污,染满鲜血的长刀,都让任何辩驳苍白无力。他甚至奇怪,自己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样的嗜血,像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屠夫一样,在鲜血奔淌中寻找快乐,而且最可怕的是,他竟然完全没有罪恶感,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那位衣着华丽的女神,依然站在一片纯白的世界中,这里除了一片洁白的颜色什么都没有,鲜红的血液不停的从女神的额头上流下来。

    “你受伤了吗?”,

    陈智此时除了这句话之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的”,女神如天籁一样的优美声音婉转回答。

    “他们都是我的孩子,他们丧失了人类的心性,但这并不是他们的错,你屠杀他们,所以我在流血。”

    “屠杀?我,我并没有……”,

    陈智心中竟然有一些莫名的心虚,反驳道,

    “他们已经变异了,不再是人类,必须要除掉,因为他们都是恶魔……”,

    “恶魔?”,

    女神的语气十分冰冷,双眼冷冷的看着陈智,

    “与人类不同的就是恶魔吗?在他们的眼中,你又何尝不是恶魔?”

    “……”,

    陈智此时忽然感觉自己的喉咙干涸,吐字艰难,他的嘴唇有一些微微颤抖,声音很小的说道。

    “但是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

    “对!你是为了生存……”,

    女神婉转的声音在空中游荡着,

    “但他们变成异种,捕食人类,也是为了生存。你可以说杀他们是为了自保,但不能说,不再是人类的他们就是恶魔。”

    陈智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身体开始难以控制的发抖了,似乎灵魂在感受恐惧。他讨厌这种感觉,其实他心里的最深处非常清楚,他们一直以来都走进了一个恐怖的逻辑,认为这世界上与人类不同的生命,就没有价值,就可以随意屠杀,而且,还可以带上正义的标志。

    “我们不要纠结这些没意义的事情了……”,

    陈智忽然抬头看向前方的女神,

    “您是神女佛库伦吧?您召唤我们过来,一定需要我们为你做什么事,我愿意为你效劳,但作为回报,请用您的预知能力,解答我的疑惑。”

    陈智说完这些话之后,看向前方的女神,等待她的回答。

    只见女神的面容冰冷,湖水一般的双眼静静的看向陈智。随后,女神的面容渐渐飘散,她的手臂在空中挥动了一下,一瞬间天旋地转。

    陈智顿时就像飞入九天一样,腾云驾雾,周围到处都是漂浮不定的气流,这时就看见女神的身体如一朵散开的云一样飘荡到陈智的近前,贴着他的脸,圣洁的脸上双眼波光粼粼,如梦如幻,时聚时散。

    “姜氏庶子,我愿意解开你的疑惑,但我只能回答你一个问题,一个你最想问的问题,请问吧!”

    “我……,对!”,

    陈智在这种情况下,急速的坚定意志,不让自己的意识恍惚,他知道,现在是重要时刻,一定要在短暂的时间内,问他最想要的问题。

    “请您帮我预测,地府郢都中是否有火灵石,如果没有的话,哪里才能找到?”。

    “嘻嘻~~~~”,

    那个时聚时散,如云彩一样的女神竟然笑了起来,

    “姜氏庶子,你不诚实,你真正想问的并不是这个。”

    “我当然诚实”,

    陈智在晃来晃去的云朵中大声反驳道,

    “我们一路拼杀而来,出生入死,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

    女神没有再回答,但那张隐藏在白云内的面孔依然在笑,良久后,女神的声音再次响起。

    “姜氏庶子,如果你想要问我问题,你一定要对我诚实,这是我们家族的规则,你的祖先姜尚在问我父亲问题时,也遵守这个规则。

    说吧!告诉我你真正想问的那个问题,也你心里最深处的秘密,你一直都怀疑的事情,担心的事情,你最恐惧的事情,这样我才能帮你……”

    在这种若真若幻的恍惚气氛下,陈智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掏空了,他的潜意识逐渐暴露,思绪被一层层的剥开,看到了所有表象下,自己一直隐藏的秘密。

    陈智闭上双眼,沉默了很久之后,最后缓缓的问道,

    “我想知道,姜子牙设立的这个结界,是正确的吗?”。

    “哈哈哈~~~~~~”,

    女神忽然大笑起来,云朵在陈智的周围翻卷起来,

    “你果然和姜尚问了一样的问题,看来姜尚当时自认为帮助人类改变了命运,但最后,他却怀疑自己犯下的,却是真正的罪孽……”

    一时间风起云涌,一层层的云朵将陈智缠绕起来,陈智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了,

    女神呼吸如谷中的清风一样,在天空中游走,身影逐渐消失了。这时,女神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无法回答我父亲都不知道的问题,这个问题太难了,答案要靠你自己去寻找。但我可以回答你上一个问题,在郢都城内,的确有你想要的东西,但那里的一切早已死去,是万物的终结。

    我的孩子们现在困在我父亲的神墓中,你的朋友也在那里,姜氏庶子,我已经回答你一个问题,现在请你兑现承诺,去救他们吧!谢谢……”。

    女神说完后,云朵忽然变幻万千,在风云涌动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场景。陈智看到,在刚才那间神殿的后面,一个狭窄的通道直通黑暗之中,一阵阵恐惧的哭泣声从黑暗中传来。(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