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我是个阴阳符师

三百六十一章 文斗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小疯子幻术独步天下,却输在了老疯子的手底下,他疯是装疯,有底线的疯,杨疯子那是真疯,根本就没底线,幻不住杨疯子闹心,幻住了更闹心,其实小疯子输的一点都不冤,假疯终于是干不过真疯的。

    小疯子逃也似的跳下高台,台下又是一片喧哗,却是谁也不敢口出不逊,杨疯子的疯劲,当真是震慑住了所有人,比试完了,还在高台上瞪着怪眼不依不饶的四处寻找小疯子呢,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要不出来去个圆场,杨疯子能追杀小疯子到天涯海角。

    就在杨疯子看到小疯子要跳下高台之际,哥们急忙上前一把拽住杨疯子,小声道:“前辈,醒醒,咱们赢了!”

    输赢是杨疯子的执念,一句赢了,听到杨疯子耳朵里,楞了楞,眼睛渐渐恢复了清亮,他本来道行就高,瞬间也就恢复了常态,瞧了瞧躲到台下的小疯子,鼻子里哼了声,大摇大摆的转身离开,我本来也要跟着杨疯子后退几步,王小虎走了过来,道:“薛法师留步。”

    我扭头去看王小虎,就见他快走两步站到高台中间对我道:“既然来了,就咱俩比试比试吧。”

    王小虎都站上来了,难道哥们还能再退下去?转身道:“就像王掌门领教领教。”

    我之前想象着王小虎不会提前出手,作为压阵人物,应该会最后上,毕竟他最强,和电视里也都是这么演的,没想到人家真不按套路出牌,第二场就迫不及待的站了出来,难道是没信心,想先赢一场再说?

    不管王小虎是怎么想的,我俩都已经对峙在了台上,谁也不可能再退回去,杨疯子已经赢了一场,哥们只要拿下王小虎,所谓的道门大会就结束了,按理说这个时候我应该紧张才对,可我一点都不紧张,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不管输赢如何,只要全力以赴了,都没什么遗憾。

    我掏出张黄符,对王小虎道:“王掌门,请吧!”

    请吧两字出口,我就准备出手抢占先机,不曾想王小虎对我一摆手道:“等等!薛法师,咱们别耍猴似的斗来斗去了,都这么大个人了,让人看笑话,咱俩文斗怎么样?”

    文斗?怎么个文斗法?我皱眉看向王小虎,王小虎笑道:“来参加大会的都是符箓一脉,全真的可没来,咱们还是得在符箓上下功夫,不如这样,咱俩也比三场,三局两胜,就比符箓功夫,定身,勾魂,请神,你看如何?”

    王小虎话一出口,台下又开始起哄,哥们看了看台下爱起哄的道士们,大多是打酱油的,除了打酱油,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起哄和议论纷纷,却起不了半点作用,人生真是奇妙哥们笑了笑,问王小虎:“何谓定身,勾魂,请神?”

    “大道至简,符箓派用符多用于勾魂驱邪,越是基础的功夫,越是能看出深浅,定身是你我各拿一张定身咒,定住对方,谁能先破了定身的符咒,谁赢,勾魂,你我互相勾对方的魂魄,谁的魂魄先被勾出来,谁就赢,要是薛法师能赢两场,那最后一场也就不用比了,要是你我胜负各半,就一起用符请风轮周将军,谁能把周将军请到身边,听谁的号令,谁赢。”

    的确是简单,却比杨疯子的接他三招靠谱多了,双方一起出手,用的都是基础符箓之术,高低却是能够分得清清楚楚,比起甩黄符,用法器你来我往的斗法更加直观,强弱也更一目了然,哥们沉吟了下,倒是没什么意见,王小虎不用他那把黑乎乎的尺子,对我来说,胜算更大一些,他的那把尺子太过神异。

    哥们这么多年除了玩符,也没什么合手的法器,我是以符为本的,王小虎却不一定,既然有利,哥们也没什么理由不同意,点点头道:“好,就听王掌门的,文斗。”

    我俩客气了几句,各自向后退了五步,站定了,转过身来,互相从符袋里取出定身符,定身符可是个好东西,居家旅行的必备良符,哥们没少用,不敢说炉火纯青,起码驾轻就熟,尤其是符袋里的黄符,都是我在形神俱妙之后重新画的,跟张继先祖师的真符也相差无几了,我就不信王小虎能先我解符。

    符在手,我和王小虎对视了一眼,一起开口说了句:“开始吧!”

    话音一落,哥们右脚一横,念诵咒语:“天灵灵、地灵灵,定身祖师来降临,铁牛祖师来降临,铜牛祖师来降临。定你头,定你腰,定你腿。前不动,后不动,左不动,右不动。手一指,喊声“定”,说不动,就不动,抬不起手,扭不动腰,二脚入地不动摇,谨请南头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我咒语念的相当快,其实是存了个小心思,要是哥们咒语念完,先甩出去黄符定住了王小虎,那他自然就甩不出黄符,哥们就赢了,但王小虎念诵咒语一点也不比我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最后一句急急如律令,我俩几乎就是同时出口。

    黄符也是同一时间甩出,我俩谁都没有躲,在念咒甩符上,我俩不分胜负,那就只能是在解符上分出个输赢了,啪!的声,两张黄符竟然同一时间打在我和王小虎身上,哥们感觉全身一僵,黄符巨大的威力却又猛然把我定住,等于是两股不同的力道,同时出现在我身上,整的哥们恍惚了下。

    这个时候恍惚是很危险的,我猛地定住心神,默念咒语:“千法解,万法解,只有我来解,铁牛祖师来解退,铜牛祖师来解退,叫你走,你就走,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一般来说,解定身符要站在被解之人的面前画符,同时念咒即可解开,像我和王小虎这样被定住,却要自己解决,不是不可能,而是需要时间,哥们运转全身功力,却发现王小虎的定身符相当霸道,我身上的定身符有两股不同的力道,龙虎之气压制我体内真气流转。

    我忍不住看了眼正前方,跟我面对面的王小虎脑袋稍微有些低垂,全身真气内敛,周身形成一股小小的旋风,虽然一时间难以解符,但他龙虎二气太过霸道,只要收缩内敛,猛然迸发,想必就能揭开定身符,我定了下心神,知道不能用用老办法解符了,那样太慢。

    哥们心神一定,立刻就有了主意,我现在是形神俱妙的境界,离与道合真还远,就算是不能与道合真,难道我就不能与符合真?一点想通,万法通,哥们立刻把自己想象成一道符箓,存思想象自己身上解符的笔法。

    同时默念着咒语与笔法相连,想象中哥们化身成一张黄纸,符头从我头部开始,向下延伸,果然是起了作用,符头默想完,我的脑袋就能动了,当默画到符胆的时候我上半身就能动了,能动之后,我并没有乱动,而是要一鼓作气用意念在自己身上画完这道符。

    我感觉脚下都有力量了,定身符已经解的差不多,只要一跺脚就能把王小虎打在我身上的定身符给震开,这时候王小虎身上隐约出现一龙一虎,龙是黑龙,虎是黄虎,龙虎抱团似困在囚笼之中。

    王小虎身上出现异象,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惊呼,台下的道门中人,道行高低不说,但起码都是修炼的行家,能看出深浅高低来,哥们心中却是一紧,急忙抬起脚,最后一句急急如律令出口,还没等跺下去,王小虎身上猛地迸发出两道狂烈的气息,轰!的声大响,他身上的定身符竟然被震碎,我耳边似乎响起龙吟虎啸的声音。

    哥们这最后一脚随即也跺到了高台上,震开了王小虎贴在我身上的定身符,可终于还是晚了那么一瞬,王小虎震开身上的黄符,抬起头来看着我,哥们也抬起头看着他,四周寂静无声,台下的道门中人似乎都被我俩的本事给镇住了。

    虽然我俩看上去是前后脚解开了定身符,相差不多,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王小虎还是胜了我一筹。

    输了就是输了,要是连认输的勇气都没有,那接下来也就不用比试了,修道修的就是一颗心,修的是一往无前,披荆斩棘,坦坦荡荡,王小虎坦荡,哥们也不差啥,看着王小虎我抱拳道:“王掌门好本事,我输了!”

    王小虎笑道:“我修的是丹道,体内真气本来就比你强横,赢的也是侥幸,薛法师,咱们也别客气了,这第二场是休息一下再比,还是现在就来?”

    “王掌门撑得住,我就奉陪到底,现在开始,还是稍作休息,全是王掌门的一句话。”哥们不卑不亢,王小虎定定瞧了我几眼,道:“好,够干脆,是个爷们,那咱们也别墨迹了,再来比一下勾魂。”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