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词 > 魔法清教之百合女神

二百一十四、圣人的崩坏和新生

    “无论如何我也要通过此处,我的魔法名salvare000。”女圣人郑重地说道。

    面对裂神者,海姆达尔神色不变,说:“此路不通。”

    但在女圣人的压力下,他第一时间改为双手持剑。

    海姆达尔无法捕捉神裂火织的确切位置,他身边有复数残影闪烁,一齐挥动着‘七天七刀’,使出已经升华至“道”的凌厉剑技。

    不出意外,令刀突破了他用布尔特钢布下的屏障,象征守护的神剑也无法豁免。

    攻击落在他身着的灵装‘虹彩盔甲’上,盔甲没有被刀破坏,可是刀上附着的力道透过盔甲传递过来。

    痛楚在全身上下受到攻击的地方蔓延开,如果不是身体经受过多年战火的淬炼,海姆达尔几乎无法经受片刻。

    海姆达尔没有投降,圣人发动的攻击的确可怕,直面这种毁山坼地的攻势,自己的败落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同为圣人,他更明白要运用那种力量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同样不可小觑。

    果然在一闪而逝的身影上,他发现了蛛丝马迹。

    神裂火织的双手不断出现伤口,并且从细微逐渐扩大。

    但她宛若没有知觉。只是不断地进攻着,仿佛不将敌人打倒誓不罢休,无论因此付出多大的代价。

    ‘是什么在支持着她做出这种自灭的举动’海姆达尔心中充满了疑问,他开口道:“停手吧!在你的攻击成效之前,你的身体会先撑不住的。”他对自己的防御能力有足够的自信。

    火织没有选择停手,事实上正如同海姆达尔所言,她的身体已经进入崩坏的倒计时,要不了几分钟,‘神之子’的力量就会摧毁她的**。

    这就是化身裂神者的弱点,身体的脆弱性。

    多么可笑,‘圣人’的身体,强韧度已经超脱凡人,达到了极其可怕的程度,直接从高空跳下都不会有受伤。

    但所有事情都是相对而言,在唯闪的状态下,她借用了更高层次的力量。化作一柄极其锋利的刀刃,能将所有的敌人斩断,然而包裹这股力量的刀鞘(身躯)却同时承担着最大的压力。

    短短的几十秒,海姆达尔在狂风暴雨的攻击中,右臂已经失去了知觉,

    而火织的两只手臂伤痕累累,只是她的攻击没有任何减缓的趋势。

    海姆达尔不由喊道:“为什么还不停下,这样任性的举动会让你失去‘圣人’的力量。”

    “我就是要让他人赋予我的‘圣人’崩坏。”火织决然地回答。

    在亚得里亚海女王上,天照的言语在她的耳边重新响起,“明明不信奉十字教的神,为什么还会具备‘圣人’的属性,答案很简单,这种‘圣人’不是靠着上帝的眷顾,也不是出于他们的自身意志的,而是被强大的异端神明随意决定的。这算不算幸运?算也不算吧,固然可以得到远超他人的增长速度,但是相对的,这类的‘圣人’成长被局限了,因为走前人铺好的道路的人是不可能真正的强大。你也察觉到了吧,你的力量很久没有成长了吧。”

    “所以,我现在有一个提案,加入我的高天原军势,我会将禁锢你自由的枷锁扯断。以及,追上那个人的起跑权。你会做出怎样的兴趣,吾很感兴趣呢。”

    笑眯眯地和服少女在她的额头轻轻一点,转身离去。

    对着海姆达尔,火织说:“我从来没有渴望过这种力量,这份别人赐予的力量只是让我困惑不安。而挣脱这个枷锁,的确会有着失败的危险。但是,现在我身后有我的同伴存在,而且我有着必须追上的人,所以。”

    她感受到了,身体内部“圣人”的因素在达到某个极限时,终于崩坏了,原本可控制的力量在身体内部肆意乱窜。

    火织的意识突然间被拉入了另一个时空。

    那是一片浩瀚的星海,无法看到尽头。

    黑色的恒星悬挂于星海中央,散播着幽暗的星光。

    时间、空间仿佛在此都失去意义,

    火织正对自己的处境不明就里时,一道无机质的声音在耳边,不对,应该说直接传入她的脑内。

    ‘检测到有不明灵魂体正试图连接本系统

    检测到权限赋予者

    第三级权限拥有者,天照御命

    自动对不明灵魂体授予临时权限’

    声音突然变得灵动起来。

    ‘欢迎进入,aht圣灵系统

    自动检测人物信息

    神裂火织,能力评价较弱。

    检测适应阵列——高天原军势,

    是否接受系统引导,构建临时契约’

    神裂火织,闭上了眼,

    她的选择早已经决定了。

    接受。

    庞大的信息一股脑地填充入脑内。

    同一时间…

    伦敦,圣乔治大教堂深处,

    芙罗莉斯端坐在主座上,她忽然间微微叹息,“火织……”

    水上都市,米德加尔特

    天照躲过巨人的铁拳,望向山丘的明媚双眼露出笑意,“欢迎,新人酱。”

    德国,黑森林。

    阿尔娜莉雅将剑从敌人的躯体内拔出,铁手罩拂过剑柄,拭去血渍,金色的眼眸危险地闪烁着,“小照真狡猾,竟然截胡。”

    海姆达尔第一次失色,诧异道:“不可能。”

    女圣人前一刻身体内的力量絮乱不堪,可转瞬她身体的伤口就超速恢复,并且可以感到她身体内的力量在重新稳固。虽然量比先前弱小的多,但是那种质让海姆达尔想起了‘魔神’奥帝努斯。

    火织承受着身体被灼烧的感觉,同时感受自己身体内部在发生的变化。打散的‘神之子’的力量,在那个系统的帮助下,被用来精密的调整自己的身体,强化锻炼每一处肌肉、骨骼、器官。如果说过去火织的身体仅仅是一个容器,接纳的只是一小部分‘神之力’的残余,那么现在她的身体本身就是人形兵器。

    神裂火织重整架势,摆正‘七天七刀’,自信地说:“唯闪。”

    海姆达尔面对攻击,没有丝毫胜利的把握。

    但他没有退缩,咬着牙,提着守护神剑迎面而上。

    随即,攻击结实地落在身上。

    ‘咔嚓’

    海姆达尔手上的守护神剑最先断裂开,接着身上的盔甲扭曲变形。

    而在他的身后,城墙已经被直接破出一个巨大的口子。阿斯嘉特已经毫无防备。

    海姆达尔扯动着唇角,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身躯无力地向后倒去。

    “海姆达尔大人!”原本还在与天草式缠斗的瓦尔哈拉战士放弃了阵线,局势转变的太快。前一秒双方还势均力敌,女圣人突然的发力就击败了己方的首领。

    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他们小心掩护着昏迷的海姆达尔撤退。

    火织也没有下令追击,让天草式收拢队伍。

    这场战斗来的也快,退的也快,仅仅只是数人轻伤。

    “这就是属于我自身的力量。”火织对追上那人的脚步有了些许的信心。

    想到己身的任务,她来不及多加感受,对着天草式众人说到。

    “前进!破坏核心。”

    阿斯克的心情越战越低落。

    事到如今,他如何无法看出阿斯嘉特的陷落只是时间问题。难道要放弃这里?这里可是自己经营千年的老巢。

    虽然内部还有人手防御,但能撑那个新晋‘魔神’攻击多久可想而知,反而他想要拿下面前这个和服女。恐怕没那么简单。

    阿斯克徒然间明白,这场战斗的转机已经不在这里,黑森林那边在同样有预谋的攻击下,肯定特是岌岌可危。

    所以逆转的机会只剩下一个。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