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阴阳天师

第1806章 苏核儿

    刚还说临时跑来捡破烂呢,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就连摇号都出来了,那是不是还得卖个花啥的?

    四只手赶紧解释,“摇号是由信息收割兼碎块分配监督委员会负责的。”

    “还有个委员会?”我冷笑道,“捡破烂,咳,收割破损位面的残存信息都收割的这么高大上,还整出个委员会来了。”

    四只手说:“不建委员会也不行啊,来了那么多位面的生物,又有这么多位面碎块,要是不建个组织维持秩序,不得先打个天昏地暗才怪?其实一开始也是靠硬抢来着,后来越打来的越多,大家一合计这么打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耽误工夫不说,还浪费时间,那些位面碎块可是在不停的相互撞击,我们拖延的时间越长,能收割的信息就越少,反正碎块足够多,倒不如大家坐下来谈一谈,先确定分配方案,到时候依方案进行就可以了。”

    倒是看不出这帮子捡破烂的还挺有组织纪律,自己就建个委员会来管理整个事项。

    可问题是……

    我转头往四周看了看,“你说的这个委员会在哪里?”

    现在这四周除了飞舞的世界碎块之外,真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了。

    “应该是知道您来之后,就都跑掉了吧。”四只手虽然说着是被人抛弃的事情,但情绪却极为平静,一副完全想得到的样子,“这也是当初协商好的,有问题他们可以随时逃跑,不用管我们这些已经进入碎块进行收割的。”

    我就不明白了,“知道我来了就跑?这是什么道理,难道我在这里很有名气吗?”

    四只手说:“在这个维等,谁不知道是您帮助杨至尊打败了过去和现在!要是没有您的话,杨至尊也不可能登上至尊之位,我们觉得您完全可以封为核心,苏核心!苏核儿,您的大名在我们这个维等所有位面都可以说是震耳欲聋,听到您名字的都恨不得立刻自杀一劳永逸,不用再担心其他各种事情了。必然层面维等的信息流动速度可是很快的,您那边发动无差别打击,将遁入世界碎块的现在和过去全都给轰了出来,为杨至尊最终打败他们两个提供了决定性因素!”

    “苏核儿?还四核儿呢,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别乱叫。”我说,“我也没在这里做什么,只是帮杨至道打了个架,就能这么有名了,怪不得杨至道能登上至尊之位呢。”

    四只手说:“是,是,可也不是我自己这么叫,是杨至尊登上至尊之位后发,大家私下里谈起您都不敢直呼大名,只尊称您为苏核儿,这可不是我自己异想天开拍马屁现给您起的名字,实在是这个称号已经流传整个维等所有健全位面了。”

    我特么真心绝望了。

    都能吊打高维生物,为毛轮到我的外号还是这么LOW这么非主流?听听,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苏核儿!

    好吧,往好的方面想,至少这个外号比较简单好记,不像我在人间的外号,又臭又长,专门背都记不太住。

    “算了,算了。”我摆手说,“咱不提这事儿了,话也说明白了,那你就回去吧。”

    四只手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这就放我走了?”

    我差点没让他给气笑了,“不这就走怎么着?难道还想让我给你包个红包压压惊不成?或者是你还想在这里留个晚饭吃?”

    “不敢,不敢!”四只手掉头就走,飞了一气儿之后,才有些迟疑地问:“您真就这么放我走了?不提任何要求了?”

    “快滚!”

    四只手嗖嗖就飞走了,头都没敢回。

    我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从信息线探测的情况来看发,那边还在打着呢,而且打得挺欢,光是被误伤击毁的星球就得论打算了。

    没打完之前,我无论如何是不能回去了,要不然他们两个还不得立刻合起伙来对我!

    要不然先回家外歇会儿,等回头再来看结果?

    还是算了,一来是麻烦,二来是回去了之后重新再找不到地方,那可就糟了。

    算了,还是再等一会儿。

    思来想去,拿定主意,我又扯着嗓子喊杨至道,拿语音包乱砸,不过这回喊的不是杨至道的名字,而新封的封号杨至尊。

    就一句话,“杨至尊,我苏核心啊!”

    刚吼了两嗓子,就听到了回应,“别喊了,别喊了,你这叫魂呢!”

    随声就见杨至道嗖地一下在我面前出现。

    我不由大笑:“怪不得刚才干叫没反应呢,原来是打开方式不对,一叫新封的尊称,立马就出现了。”

    杨至道的表情就有些郁闷,“我正在重建专属位面,哪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聊天闲扯?再说了,你不是刚走吗?谁能想到你这么快就又跑回来了?我还以为是观察捕猎者搞的陷阱呢!”

    我不由有些好奇,“这里也有观察捕猎者吗?人间也有一个,就在白山天池上面,那玩意危险不,好搞不,要是好搞的话,我自己回去搞就是了。”

    “万物相生相克,剧毒之蛇出步处五步之内必有解药,既然有观察者的存在,那么为了控制这个种群,保证维网平衡和安全,观察者附近出现观察捕猎者也是理所应当的的事情。”杨至道说,“赶紧的,我这赶时间呢,有话就说,有,咳,没事儿就赶紧回家,别在这里打扰我。”

    “没事儿,我是办事路过这里,就想着跟你打声招呼。”

    “打招呼你喊得跟叫魂似的!”杨至道怒道,“还大老远把我调过来,敢情就是为了陪你聊天,我看你是没事儿找事儿。”

    我理直气壮地说:“谁没事儿找事儿了?没事儿我不老实在人间呆着,跑你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我真是在这里办事儿,忙里偷闲叫你聊天的。”

    杨至道怀疑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一眼,然后突地一拍大腿,叫道:“原来是你啊。必然燃烧跟照镜观察者的战斗,就是你引起来的,对不对?”

    我说:“这都是误会,是他们两个自己控制不住开片的,跟我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什么是我引起的战斗,这都没影儿的事!”

    心里却忍不住嘀咕,他这判断可够准的了,也不知道依据什么?怎么就敢说是我挑起来的?

    AA2705221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