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夜半阴婚

第042章 凌璇玑残魂

    “墨渊”仍冒充着凌璇玑的宫醉柳错愕。

    “谁允许你直呼本座大名的?”冷墨渊转过头去看向她,眼神冰冷而愤怒。

    宫醉柳微微诧异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事败,转身就想要逃,再次被冷墨渊的一道鬼气掀翻在地。

    “自己扒了这身皮!”他怒道,那发怒的样子把小公主都稍稍吓到了不少。

    “爸爸好凶”

    这下知道你平时那么闹腾你爹都不跟你生气,是有多宠你了吧?

    冷墨渊闻言回头看向小公主,小公主忙道:“爸爸,我以后会乖乖的,你不要凶我哟”

    “傻孩子。”冷墨渊有着几分无奈。

    “我不傻!”小公主立刻反驳,“我最聪明了!”

    她强调着,冷墨渊笑着伸手摸了摸我的肚子,眼角瞥见宫醉柳再次想要逃走,一道威压甩过去,将她震在了原地。

    “大人!”白依依忽然高声喊道,“请大人容我将功折罪!”

    冷墨渊眉头微微上扬,似乎事已经猜到了白依依想说什么。他轻蔑的瞥了眼宫醉柳,冷声道:“说!”

    白依依面露喜色,迫不及待将宫醉柳揭发了:“大人!她不是璇玑大人!”

    冷墨渊刚刚都那么说了,傻子才看不出那个凌璇玑说假的呢。白依依可真会见风使舵,怪不得这些年冷墨渊有过那么多女鬼,唯独把她带回了冥宫。

    冷墨渊见自己猜的不错,也没了兴趣再跟白依依纠缠下去,脸色却是越发的冷了:“本座在别墅见到你的第一天,就知道你是假的姒姒了,你知道,本座为何没有拆穿你么?”

    白依依一震,冷墨渊冷哼一声,拥住了我:“一来是因为你藏在姒姒的身体里,有她的气息作掩护,看不出你到底是谁。二来,”

    他说着微微一顿,眼神掠过白依依又瞥了眼宫醉柳:“你让我想起了她。如果你可以隐藏起气息伪装姒姒,那为什么就不能有人同样能伪装成璇玑?说不定,你们还认识。”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眼中此刻却尽是厌恶,“我一直都在想姒姒说的话,她不会说谎,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你说谎了。”

    我记得他当初还信誓旦旦的说过凌璇玑不会骗他呢。

    正吐槽着,又听冷墨渊道:“我认识的璇玑,虽然有不少坏毛病,但她也从不骗我。除非是有人冒充她!”

    原来他从那个时候就怀疑凌璇玑是假的了!

    只是一直隐忍着不发作,还真不像是他的风格。

    我抬头看向他,冷墨渊幽深的眸子中,有着深深的失望。我慢慢明白过来,他曾经对凌璇玑复活这件事是抱着多大的希望。

    因为期待着这件事,所以宫醉柳假冒凌璇玑后,尽管表现出了些许的破绽,冷墨渊还是因为没有确切证据和心中的期待,暂且相信了她。

    而白依依的出现却是个转机。

    两只女鬼窝里斗,自然破绽就多了。

    “不得不说,你模仿的还真是像。”冷墨渊语气嘲讽,“你要是安安分分的,还能留一命,何必要来招惹姒姒!”

    但安安分分的话,不是她宫醉柳的风格。

    宫醉柳一下子瘫倒在地,白依依缓了半天,还有些不甘心:“大人为何能看穿我依依自认为做的没有破绽!”

    直到此刻,她的脸上还挂着楚楚可怜的表情。真是个把演戏贯彻到底,奥斯卡的终身成就奖怎么不发给她?

    冷墨渊抱着我的怀抱更紧了些:“本座对姒姒太熟悉了,一出现,给我的感觉便全是破绽!”

    那这么说的话,他没发现凌璇玑是假的,是不是因为对凌璇玑没那么熟悉?

    我自我安慰了一把,觉得一定是这样!

    白依依仍旧是不甘心,低声啜泣了起来:“大人大人您对心太偏了我只是因为太爱大人了,才一时糊涂大人,爱一个人有错吗?”

    她本就长得小鸟依人,连声音都是天生的婉转,此刻加上她刻意表演出梨花带雨,更是楚楚可怜,仿佛我们在组团欺负她一般。

    不得不说,她真的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

    没有如其他人被揭穿那般慌张,也没有一个劲的求饶,就是抓紧了自己爱冷墨渊这一点给自己开脱。

    冷墨渊冷眼瞧着她,眼中对她留有的最后一抹情谊也消失了。

    “本座的心一向都是偏的!若非如此,你假孕争宠早就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了!爱一个人没有错,你错就错在算计了本座后,还要算计姒姒和孩子!”

    “依依那都是因为爱大人”

    “少糟蹋爱这个字了!”冷墨渊怒声打断了她,“你不过就是贪图冥宫权贵与本座的修为罢了。你爱的是你自己!”

    “就是!少糟蹋爱这个字了!”小公主也气冲冲的跟着附和,“爸爸对我和妈妈的才是爱!爸爸,我和妈妈也爱你!”

    这小马屁精。

    冷墨渊听的笑眯眯的:“真乖。”

    白依依终于意识到无力回天,转身向要逃走,被小公主一道鬼气打中倒在了一边。

    “不许逃!”小公主怒斥,“我要给妈妈和自己报仇!”

    我的手被她控制的抬起,掌心蓦然燃起一簇蓝色的鬼火。白依依花容变色,知道自己逃不过,竟然朝着宫醉柳扑去了。

    “要是我们死了,你也别想拿到凌璇玑的残魂!”她大喊道。

    小公主的鬼火已经丢过去了,却被冷墨渊的鬼气弹开了。

    “璇玑真的还有残魂?”冷墨渊追问道。

    “我能用花姒得魂魄隐藏起自己的气息,宫醉柳也是一样!”

    “我才不管呢!我就要杀掉你们!”小公主闹着,又要放火,被冷墨渊拦住了。

    “把璇玑的残魂交出来,本座饶你们一命!”他压着怒意道。

    白依依与宫醉柳对视了一眼,宫醉柳却是推开了白依依,反手便是一剑刺穿了她的胸膛。

    我与冷墨渊皆是一愣。

    白依依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望着她:“为什么”

    “为什么?”宫醉柳冷笑一声,“你害得我被拆穿,现在还想要利用我保命?做梦!凌璇玑的残魂在我这里,你休想拿这做护身符!”

    白依依的身子慢慢透明起来,她神色凄哀的转过头来想要向冷墨渊求救,却见冷墨渊冷眼瞧着不说话。

    她的眼角瞥见我,顿时满是怨恨:“都是你你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要出现!我本来可以当冥后的冥后!和慕紫瞳一样!成为人人羡慕的冥后都是你”

    “你不会成为冥后。”冷墨渊蓦然出声打断了她,“璇玑你的确是模仿的很像,然而即使是璇玑真的还活着,她也不会再是冥后。”

    他的眼神逐渐游戏飘忽,“本座不后悔封她为后,也不后悔当年一纸休书。若是再来一遍,本座还是同样的决定!”

    他说着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里面印出我的身影。

    知道他这些话其实都是说给我听的,只是我不明白

    他对凌璇玑至今念念不忘,难道真的不是因为爱过吗?

    “我讨厌她!”小公主蓦然不满的嘟囔了一句,在我的肚子里发泄般踢了一脚。

    白依依的身子还没完全透明下去,如果冷墨渊出手的话,她还有救。

    我的肚子前却燃起了蓝色的鬼火,呼啸着边朝白依依飞去了。

    这一回,冷墨渊没有阻止。蓝焰落在白依依身上,在她凄厉的惨叫声中将她烧的灰飞烟灭。

    小公主又摩拳擦掌的看向了宫醉柳。

    冷墨渊示意小公主淡定:“宝贝,先别动她。”

    “可是我想把她和那个叫凌璇玑动坏女人一起烧死!”小公主不甘心着。

    “乖,听爸爸的话。”冷墨渊安抚了她一句,又看向宫醉柳。

    宫醉柳怕小公主一个手快将她烧了,立刻提出自己的要求来:“大人,如果您能放过我,凌璇玑的残魂我立刻交给您!”

    “好。”虽是不乐意放过她,但冷墨渊还是没有任何迟疑的答应了。

    我不由得再次怀疑起来凌璇玑在他心中的分量来。

    宫醉柳也对冷墨渊的话有所怀疑:“真、真的?”

    “本座什么时候食言过?”冷墨渊冷声反问。

    宫醉柳的脸上闪过一道尴尬,以冷墨渊的身份,的确不需要对她食言些什么。

    然而,小公主却不乐意了:“不放过她嘛!融魂了!融魂!我都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就是融掉了魂魄嘛!怎么可能还拿得出来!”

    冷墨渊微微一愣,身子骤然上前掐住了宫醉柳的脖子,厉声质问:“真的融魂了?”

    宫醉柳被吓得不敢言语,小公主觉得自己要立功了,继续道:“对的对的!我听玄泽坏人说的!他要融掉妈妈的魂魄!这个鬼肯定也是一样做了,所以才没有自己的气息!”

    她越说越起劲,“爸爸,我说的对不对?我那么聪明,一定是对的!”

    冷墨渊微微颔首,看向我的眼神中满是心疼与庆幸。他是庆幸给我下了固魂术吧。

    “融魂?”他又看向凌璇玑,咬牙怒道:“凌璇玑的残魂你融掉了?”

    他周身尽是暴戾的鬼气,小公主摸着我的肚子轻轻道:“妈妈,爸爸怎么又变得这么凶了?干嘛要那么在乎那个叫凌璇玑的坏人?我们才是最重要的嘛!”

    我该说什么呢

    “大人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我摸着肚子,“爸爸心里有分寸的。”

    小公主思量了会儿,勉强嘟嘴道:“那好吧”

    说话间,冷墨渊已经将宫醉柳全部探查了一边,脸色黑成了锅底。

    倒是宫醉柳,原本估计是想用这个理由借机逃走的,没想到会被小公主拆穿。

    此刻见到冷墨渊那张黑脸,倒是淡定起来了。“大人该明白融魂是什么。我死了,凌璇玑可就真的死了!”

    她一向是个跋扈的主,现在想到这个,又想起以往那些年被凌璇玑欺辱过的画面,却是说不出的高兴,连眼角都不自觉的带着得意的笑。

    冷墨渊恼怒,手上的力度加重,宫醉柳的表情瞬间变得扭曲起来。

    “大人璇玑凌璇玑的魂魄”她艰难的开口提醒冷墨渊这件事。

    冷墨渊冷哼一声:“璇玑若是知道她的魂魄被你这般糟蹋,恐怕早就**了!”

    “本座一恨鬼算计,二恨鬼威胁,你倒是都占了!”冷墨渊恼怒的将宫醉柳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宫醉柳惊恐的望着他,颤抖着提醒道:“大人凌璇玑的魂魄与我已融为一体一体!我死她死!大人她救了您”

    “所以本座不会让她死!”冷墨渊恼怒,抬手默念了什么,手上居然冒出一团赤红色的火焰下。

    小公主好奇了起来:“诶,这不是爸爸的鬼火”

    我与小公主都认不认识这个东西,倒是宫醉柳,震惊又愕然的吐出了那火焰的名字:“红莲火”

    “确切来说,是璇玑的本命红莲火。”冷墨渊冷声提醒着,“融魂是么?”他轻蔑的瞧着宫醉柳,“本命火不会伤到璇玑,倒是你的元神,能烧的干干净净!本座倒要看看,将你的元神烧了后,你还怎么融魂!”

    宫醉柳惊恐的转身就想要逃,冷墨渊抬手将手上的红莲火朝她那里丢出。

    在他的鬼气控制下,那赤红色的火焰将宫醉柳团团围住。宫醉柳无处可逃,被红莲火逐渐吞噬。

    伴随着她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我都不忍心的别过了头去。

    忽然,她大喊了一声我的名字:“花姒!”

    我下意识的看向她,只见她的身上已经被鬼火烧的每一处好的了,面容也不知道为何干枯了下去。她拼命的想要从火焰中逃出来,死死瞪大了眼睛望着我。

    “花姒凌璇玑凌璇玑!不想死你就杀了她!别让她复活!杀了她啊”

    她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冷墨渊加大了火势,瞬间她就再次被吞噬了。

    “别听她胡说。”冷墨渊给我设下了一道隔音的结界,站到我身前用自己的身子帮我挡住了视线。

    我抬头望向他,他正出神的不知道想着什么。

    小公主迷茫的问我:“妈妈,她的话什么意思呀?”

    “妈妈也不知道”我无奈道。

    小公主想了想,道:“妈妈别怕,我先帮你杀了她就好了!”

    “宝宝。”我还没开口,冷墨渊先一步喊住了小公主:“别胡说,那是爸爸的朋友。”

    小公主撅嘴:“可是我不喜欢她。”

    冷墨渊无奈,伸手想要摸摸小公主,却被小公主拒绝了:“不要爸爸抱!哼!”

    她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一闭眼就跑去睡觉了,弄得冷墨渊那叫一个无奈。

    我的眼角瞥过他身后,宫醉柳已经死了。赤红色的火焰之中,倒是有什么在跃动着。

    我好奇的望着那里,有种感觉,那就是凌璇玑的残魂!

    冷墨渊注意到我的视线也转过身去,看到那抹光亮,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意。

    他卷起一道鬼气将那东西包裹住送回手中,脸上满是喜悦之情。

    那果然是凌璇玑的残魂。

    我的心里闪过失落与难受,发现自己居然是这么的不想要凌璇玑复活。

    也许是注意到了我过于的安静,冷墨渊脸上的喜悦逐渐被尴尬与为难代替。

    “姒姒,这是璇玑的残魂。”他将握着那道残魂的手伸到我面前,一副坦白从宽的模样。

    我瞧了眼,仍旧是有些不高兴。但转念一想,换了是我,救命恩人有残魂留下,我也会很高兴的,只能应了一声:“哦”

    冷墨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看我,思考了好一番后才道:“姒姒璇玑我总之现在我心里只有你和孩子!”

    他有些窘迫,别看平时油腔滑调的,认真起来,他其实也有些彷徨的。

    大概是这只鬼的一生,都从来没在情感之上认真过吧。

    我心里一下子也没那么生气了,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办?她能复活吗?”

    “能。”他回答的很肯定,怕我不高兴,又忙解释道:“不是我复活她!是齐天!他可以!”

    “他怎么复活?”掌管生死的不是冥界么?

    “可以让他把璇玑的魂魄养全,之后再由冥界送入轮回。这样算是复活,也算是重新投胎了!”他略有些慌乱的给我解释着,拼命的想打消我对他心里仍有凌璇玑的疑虑。

    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嘛?

    “那就去找齐天吧。”我道。

    他一愣,居然还有点不敢相信:“真的?你愿意让璇玑复活?”

    其实是不愿意的

    可是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道:“如果换了我,别人为了救我而死,能复活总归还是想要她复活的。”

    顿了顿,又有些不甘心,补充道:“但你以后不许去见她!不准想着她!”

    “好!”冷墨渊爽快的答应了,“你放心,交给齐天后,只要璇玑能顺利投胎找个好人家,我就什么也不管!凡尘一世之后,她再入轮回,是好是坏,我也绝不过问!”

    “她怎么还要投胎?不是复活吗?”我不解的问道。

    冷墨渊解释道:“她的残魂不全,只有这么一点点,只能等慢慢养全。而这么点残魂是无法储存修为的,与其做一只没有思考能力的小鬼,还不如去人间投胎了。”

    “那她以后会是凡人吗?”我问。

    冷墨渊想了想,点了点头:“大概是。成为一个普通的活人也好,没了凌家拖累她。就是第一世阴气会重些,我到时候让红鬼去盯个几十年,保护她到寿终。”

    还说好的不过问呢

    我撇撇嘴,冷墨渊低头啄了我一口:“好啦姒姒,不要生气啦!就算我不说,红鬼也会打听过去暗中保护的,璇玑是他唯一的亲人。大不了到时候有什么事,我都让她去找我大嫂还不行?而且第二世阴气就该散了,到时候红鬼也就不用跟着了。”

    这还差不多

    我勉勉强强同意了,冷墨渊为了表示他绝不会暗箱操作些什么,带着我一起去了清虚观。

    齐天正趴在沙发上吃着小蛋糕、看着肥皂剧。冷墨渊不客气的上前给我端了盘小蛋糕,齐天舔了舔嘴边的奶油,问道:“你们怎么来啦?”

    “让你养个魂魄。”冷墨渊如实道。

    “谁?”齐天好奇的拎起了他的手,盯着冷墨渊的拳头看了会儿,微微诧异:“凌璇玑?”说完又忙看向了我,生怕自己多嘴了。

    我点头:“就是凌璇玑,我和墨渊想要你把她的这道残魂养全。”

    齐天看我的眼神一下子像是在看弱智。

    他一个劲的给我使眼色,分明是想要我阻止冷墨渊的这个想法。

    奈何我不接茬,他只能走上前来低声提醒道:“这可是冷墨渊前妻!”

    “我知道。”我也不想嘛,可是又不能那么自私。再说这也不是我圣母病犯了,要是我和冷墨渊换过来,他恐怕也是一样的。即使不愿意那人复活,也还是会同意。

    如果凌璇玑不复活,那她就永远都是冷墨渊心上的一根刺。时间越久,这根刺扎根就扎的越深。

    即使我成为了他的冥后,想起我的头衔,甚至是只单单看到一抹红色,冷墨渊都会想起冷墨渊。

    他还会想起那道被他封存起来的凌璇玑残魂,会想到是我不愿意复活她。

    这样的想法积累多了,他也许就会觉得我不够理解他。这样一来,我们之间的裂痕一定会逐渐增加的。

    与其到时候大吵一架再复活凌璇玑,倒不如现在就做了。

    这样也算是早日帮冷墨渊了却了一桩心事,让他可以安心的忘记凌璇玑。

    齐天郑重的问了我三遍是不是真的要复活凌璇玑,我点头。

    “你没救了!”他嫌弃道,转身出去了。

    没一会儿,他抱着一盆多肉植物回来了,往桌上一放。

    “观里的孩子最近都爱养这种盆栽,我随手挑了盆。”他对冷墨渊道。

    这语气,怎么买骨灰盒一样?

    冷墨渊颔首会意,抬手将凌璇玑的那道残魂小心翼翼的放入了那盆栽中的植物中。

    他想要用自己的鬼气包裹住凌璇玑的残魂,动作一顿,又放弃了,转头对齐天道:“你来设个保护结界。”

    “你自己的鬼气不行么?”齐天一看就是犯懒,躺在豪华沙发上眼皮一动不想动。

    冷墨渊抬手拥住了我:“本座的鬼气是要用来保护姒姒和孩子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