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冥府临时工

139章 恶魔厨房

    一家夜总会,为什么要取这么一个名字。

    恶魔厨房。

    是因为酷吗?

    其实,神与魔的划分,对于神魔来说,毫无意义。

    就像我们不在乎蚂蚁指着我们的身影问候我们的祖先。又或者把我们塑成泥像供在庙堂。一不小心,我们还是会踩死它们。

    神魔于我们,也是如此。

    这是我之前在忘忧城的地宫里,跟那个发光的影子聊天时得出的结论。后来,又在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家伙身上验证了。

    他们只是存在,那些神魔。不管是我们尊他们为神,还是贬他们为魔。他们依然都会存在。

    恶魔厨房,可能也只是因为名字酷吧。

    因为身为人,我们从来不知道真正恶魔能有多凶恶。

    在这个世界上,钱虽然不是万能的。却能够解决很多事情,比如买来排场。

    恶魔厨房的排场就相当足。

    在城市最繁华的闹市区,拥有几百米的露天专用停车场。可见其实力非凡。

    停车场里停满了豪车,有专职的保安来回巡逻。

    看样子,生意不错。

    顺着停车场看过去,独栋的建筑铺满霓虹彩灯,在夜色下变幻出光怪陆离的图案。

    大门口挤满了人。七八个一身身形彪悍的保安挡在门口,穿着一身黑西装,带着墨镜,在查验入场券。

    夜总会,我以前从没进去过。

    我一个大学没毕业的学生,怎么可能去那么高档的地方。

    ktv倒是去过几回。

    不过不用怕,咱口袋里揣着钱呢。

    如今的社会,只要口袋里揣满钞票,瞬间觉得腰杆硬底气足,看人的眼神都会不自觉地流露出蔑视。

    除了我,还有小小。

    小小坚持要来。甚至威胁我,如果不带上她,她就会出走。让我再也见不到她,让我从此活在自责中。

    坦白说,我不确定小小会不会那么做。

    出走。

    如果一定要猜,我猜,她会的。

    我一个男的,发起疯来都能好活不活去作死。

    小小这种年纪的女孩子,真要是发起疯来,还有什么事是她不敢做的。

    那个自告奋勇要给我化妆的,手艺却是不错。

    他是特技化妆师,实际上就是电影片场的造型师。他的手艺,可不是涂涂胭脂抹抹粉那么简单。他要根据要求,使用材料,修补缺陷,甚至彻底改变演员的整个面貌。

    化妆师把我那张脸,适当修补之后,变得不那么引人瞩目。

    为了让我带在身上的锁链显得更合理,造型师给我找出一条瘦腿的长裤换上,搭配了一件装饰着亮银泡钉的旧皮衣。又找出一条花丝巾系在我脑袋上,遮挡我那个光溜溜的脑瓜顶。

    这样,我把那条锁链一圈一圈地缠在腰上,就不会显得很突兀了。

    顺便又给小小改了个造型。

    黑白色系的百褶裙,点缀着大片的蕾丝花边长发披肩,额头前面留着齐刘海脚上踩着一双厚底的皮靴,怀里抱着小小任何时候都不会放手的毛毛熊玩偶。

    小小那个新造型,总让我想到哪一部卡通片。

    小小一只手抱着毛毛熊,另一只手挽着我的胳膊,带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

    这个架势一点都没错。

    今天晚上我和小就是有钱人的一副样子。我们去恶魔厨房,就是花钱当大爷的。

    我领着小小穿过停车场,向着夜总会大门走去。

    堵在大门口的那些人,看到我和小都会有意无意地向两边躲闪着。

    这一次,跟我那张脸的关系不大。主要是我跟小小的架势,太让人不敢招惹了。

    我那身打扮,典型的一个朋克。个子高了点,年纪大了点,样子丑了点,可还是一个朋克。

    我胳膊上挎着的,十四五的女孩子,一身黑暗萝莉的装扮。

    关键是,这两个家伙完全就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那张脸就那么仰着,要不是还得看路,完全就扬到天上去了。

    更关键的是,这两个家伙也真的就有资格目中无人。

    因为在我裤子两边的后屁股兜里,塞得满满的都是钞票。成捆的钞票露在外面,露出长长的一截。

    通常,人们会遵循财不外露的古训。害怕一旦露了富,被坏人盯上给自己惹来麻烦。

    所以但凡胆敢这么招摇自己有钱的,除了真有钱以外,还要有真本事。不怕自己的招摇会给自己惹来麻烦,不怕被坏人惦记上。所以这样的人,通常都不太好招惹。

    就比如那些总喜欢带着大金链子逛大街的黑涩会。

    我领着小旁若无人地走到大门口。迎着我的面前,那个一身黑的保安,一下子也被我的气势镇住,不知道要不要阻拦我。

    有钱人,从来不会想着占人便宜。因为他们不在乎钱。

    我冲着面前那个保安问道:

    “你们这里,要买票?”

    接着我就从后屁股兜里往外掏钱。抽出成捆的钱,又带出几张零散的百元钞票掉在地上。那个保安弯腰捡起来递给我,我瞥了一眼他手里的钱,说道:

    “给你了。”

    那家伙捻着手里的钞票,能有五六张呢。接着就嘿嘿笑着,揣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冲我说道:

    “您,里面请。”

    我领着小小走上台阶,那家伙连忙替我们推开大门。接着向着大门里面的迎宾小姐招着手,示意赶快来接待大客户。

    迎宾小姐带着盈盈笑意迎上来,一边冲我和小小躬身施礼,一边说道:

    “欢迎光临。”

    门外的保安,和门厅里的迎宾小姐,都是正常的人。没有一个是忘忧城里出来的家伙。

    “请问先生小姐,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吗?”

    迎宾小姐一边问,一边在前面引路。

    我点着头,抽出几张钞票塞进迎宾小姐的手里,说道:

    “第一次来,听说你们这里搞得不错。麻烦你领着我们各处转转,看看有什么好玩的。”

    “先生您太客气了。”

    迎宾小姐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领着我和小小走进电梯,按下了楼下一层的按键。

    “我们有全市最火爆的迪厅,拥有最顶级的音响,聘请了最顶级音响师,和”

    其实不用迎宾小姐继续介绍。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足以撕破耳膜的音乐声就猛冲进来。除了音乐声,还有夹裹着汗味、酒味、和各种香的臭的味道的热浪,扑进电梯轿厢里。

    近千米的地下空间里,雪亮的探照灯来回摇曳,划破黑暗。造景的烟雾四处弥漫,遮蔽着舞厅里随着音乐疯狂的扭动的人群。半空中,吊着一些巨大的铁笼,铁笼中关着近乎**的美女,在领舞。舞厅尽头的舞台上,一个打扮怪异的歌手,正对着面前的麦克风,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

    小小仰着头,仔细打量着高吊在半空的铁笼中,那些领舞的女孩。

    我凝神静气,目光扫过舞动在舞厅中的人影,那些攒动的人头。

    地下一层的舞厅,从外到里,客人、保安、服务员。没有一个,是忘忧城里出来的。这里所有的人,都是正常的活人。

    那个石头,也知道忘忧城里的那些人不好管理,也知道管理不好就会给他惹出麻烦。所以他不敢从忘忧城里带太多的人出来。

    他宁愿花钱雇请活人。

    我拉了下小小往外走。

    这里没有我们要找的人。

    舞厅入口,迎宾小姐带着一脸的微笑,等着我们。

    我扯着嗓子,冲着迎宾小姐大声喊道:

    “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这里太吵了,受不了。”

    迎宾小姐冲着我点着头,为我们打开了电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