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我替死人开车那几年

第250章 前世情劫

    我把乐乐埋在了师父的分边,然后对着乐乐的坟头磕了几个头,以感谢她对小沫的大恩,然后站起什么对着师父的坟头磕了几个头,以感谢他对我的知遇。

    老黄鼠狼见状,把我搀起来,说道:“高阳,你放心吧,只要我在这七寸山一天,我一定会好好照看你师父和你这个朋友的坟墓。”

    我对着老黄鼠狼又抱拳拱了拱腰,算是当做答谢。

    此时老黄鼠狼又指着院子外面大壮夫妻俩的坟头说道:“高阳,还有一件事情想问你,那一处坟头,说谁啊?”

    我远远的看着大壮夫妻俩的坟头,慢悠悠的说:“他们俩啊,也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的儿子的生父生母。”

    “哦。”老黄鼠狼如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这个你也尽管放心。他们俩的坟头,我也会照顾好的。”

    我再次对老黄鼠狼鞠了一躬,说道:“那就有劳你了。”

    老黄鼠狼摆摆手,“当初你救我一命,我至今仍然感激,就不要跟我说客气的话了。”

    这个老黄鼠狼说话倒也耐听。如今,师父和乐乐的尸身葬在这七寸山,我也算是稍稍有点放心了。

    我沉思了一会儿,想到那一天在洛川市我住的地方,我把王青云的尸体,和刘娟也都收进了阴阳袋里。这都两天了,我却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们。

    刘娟,我是肯定要交给阴司的,只不过,这两天在阴阳袋里忍饥挨饿,她肯定也不会好受,于是,我转头,问老黄鼠狼一声,“这边有吃的东西没?”

    老黄鼠狼一拍脑袋说:“哦,对着,我今天刚刚捕了一只野鸡。”

    说着就朝院子里走去。我跟着一起走回到院子里,老黄鼠狼从屋里拎出来一个考好的野鸡,我顿时有点纳闷,“你,你吃熟的?”

    老黄鼠狼开始不好意思地说:“哈哈,在我还没有道行的时候,就像这山里的野畜一样,逮到能吃的东西,就忍不住饮血生食,可是,自从有了一些道行之后,就开始慢慢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性,还是觉得熟食更好吃一点。”老黄鼠狼见我拿着那只野鸡,迟迟不动嘴,于是又说道:“是不是有点凉啊,要不我生火,在烤一会儿。”

    “不用,不用,不是我吃。”我回答说。

    老黄鼠狼顿时有点惊愕,又四处望了望,心想,这四周也没其他人了。

    我笑了笑,从阴阳袋里把刘娟放了出来。见到刘娟之后,老黄鼠狼顿时大惊失色。

    刘娟被困在阴阳袋里几天。好端端的一个人被收进阴阳袋,也受不了,更何况这两天又忍饥挨饿,刘娟从阴阳袋里被放出来的时候,已经饿的头冒金星,两眼发昏。双脚踏到地面上的时候有点踉踉跄跄站不稳。最后扶着门框才算勉强站定。

    刘娟恍惚了一阵,看到我之后,然后笑着说:“高阳这个时候把我放出来,为了什么?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被关在阴阳袋里面了。看来你对我还是心有好感,舍不得我死。”

    我听到刘娟这个时候,还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还真是让我心里无比的佩服,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我是怕你饿死,我没办法给阴司交差。”我说着把从老黄鼠狼那里拿过来的野鸡也系扔给了她。

    刘娟这个时候见到食物也不再顾及形象,更不管这野鸡是凉是热,直接大快朵颐地开始啃了起来。

    老黄鼠狼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问道:“高阳。你跟这个女人什么关系?”

    “仇人。”我咬着牙恶狠狠地说。

    老黄鼠狼顿时身子一征,“仇人,我看没有这么简单吧。我看你们俩站在一起,身体接触时候,周围萦绕一股粉红色之气,这只有是情人之间才会出现的。还记得上一次临走之前,我跟你说你还有一个前世情劫,我想应该就是她。”

    老黄鼠狼的话,让我顿时惊愕万分,“黄大仙,你别逗。这是开什么玩笑。”

    “这怎么会是开玩笑,我小老儿活了几百年了,也可为说是阅人无数,这一点是断不会看错的。”老黄鼠狼坚定的说。

    “那你怎么知道我还有前世情劫未了。”我一心只想拆穿他的话,不愿意承认他话的正确性。

    见我不是太相信,老黄鼠狼只能摇头作罢,也不再提这一茬。

    可是,虽然老黄鼠狼不再提这事,但是,刚刚他的话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我转而又想起,那以前,在洛川市,我用打鬼鞭抽了刘娟一下,她竟然没有反应,而是愤怒的对我质问,说我竟然用打鬼鞭来抽她,还说。她找我找到有多辛苦。

    我顿时更加不淡定起来,于是走到刘娟的身边,说道:“刘娟,你老是告诉我,我在把你收进阴阳袋之前,你给我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刘娟只顾着肯定手里的野鸡,然后微微抬眼睛瞄了我一眼,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我说的什么话?”

    “你当时说,你找我找的好辛苦,还说我不知道你经历的什么。”我尽量原封不动的重复着她的话。

    但是当刘娟听到我的问题之后,突然停下了手里和嘴巴里的动作。满嘴巴的鸡肉,蓬头垢面地缓缓站起来,然后死死地盯着我,此时,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道可口的美食,而她的眼神像极了一个很久没有吃饭的乞丐。我们就这么四目相对,终于,刘娟开口说道:“高阳,你知道奈河桥下的忘川河水到底有多滚烫吗?”

    听到这话,我顿时一惊,也没有敢回答。

    “我知道。”刘娟慢悠悠的说。

    我顿时更加惊愕。

    我曾经听白无常谢必安说道。那些不愿意喝孟婆汤的阴魂,都要被抛到忘川河水里,经受千年的水淹炙烤,然后才能送到世间轮回转世,并且会带着前世的记忆。

    “你,你没有喝孟婆汤,所以被仍下了忘川河?”我由于自己也不太确信,所以语气上更加的迟疑。

    刘娟冷笑了一声,说道:“哼哼,你知道自己在忘川河水里,承受着煎熬,却看在自己前世心爱的人路过奈何桥,毫无留恋的一碗碗喝过孟婆汤,转世了一次又一次,是多么让人伤心吗?”

    我看着刘娟越来越悲伤的情绪,更加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了。

    “我知道。”刘娟又接着说,“当初,我们是多恩爱啊。想在想想,我就心痛,自从,我在小八爷的d工作室,见你第一面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我在忘川河里等了一千年的人。找到你之后,你不知道我有多兴奋,又有多悲伤,我的注意力始终都集中在你和小沫的身上,像极了以前的我们。当时听说小沫死的消息,我真以为会取代小沫在你心中的地位。”

    我听着刘娟的话。不由得后退了两步,摇着头说:“你骗我的,我根本就不记得和你又什么关系。”

    刘娟苦笑着说:“你当然不记得,但是我记得你每一次转世,喝下孟婆汤的那种决绝。”

    我不愿意在听刘娟说下去,只想让她住嘴。“你这么诡计多端,又是哭鬼娘,我怎么会喜欢上你。”关于自己对刘娟的前世印象,我始终不愿意承认。

    “哭鬼娘。”刘娟吸了一下鼻涕,说:“我愿意当哭鬼娘吗?我恨死这个身份了,因为哭鬼娘这个身份,我不知道自己经受了多少白眼,在我很小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控制阴魂,围绕在我身边的都是一些不可解释的怪异现象,周围的人都怕我,疏远我,骂我是怪胎,是一个不祥的人,没有人给我玩,我受尽了白眼和欺负。我发誓,等我有能力了,我一定会对那些曾经欺负过我的人加倍偿还。”

    “所以你就这么研究重生之术,为了报复别人?”

    “对,杀了他们多可惜,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刘娟说到这,更加的激动和愤怒。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就真的这么恨他们吗?”我感觉到此时的刘娟已经处于癫狂的状态。

    “我当然恨。”刘娟眼睛里两行泪滑落下来,苦笑着说:“我恨死他们了。你知道生我养我的爸妈怎么死的吗?被活生生的烧死的,在我们家正堂屋里,被蜂拥而至的一村的村民烧死了。我爸妈听到大群的村民举着火把来到我家,好喊着口号,说我是个妖孽,要把我烧死,我爸妈便急忙把我关进了地窖里,村民找不到我的影子,就把我爸妈绑了起来,说我爸妈也留不得,毕竟是他们把我这个妖孽生出来的。我眼睁睁的看着大火吞噬了我爸妈,我眼睁睁的看着大火吞噬了我们家的房子,那年我才九岁啊,我爸妈惨叫哭喊的声音,至今都在我的耳边回荡着,我在地窖里大哭,哭声引来的周围的阴魂,如不是那几个阴魂的帮忙,那帮村民肯定会发现我,我也不至于活到今天。”

    我顿时心里又是一颤,刘娟的这句话让我垭口无言,毕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双亲被愚昧无知的村民烧死,对于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那肯定是一辈子的阴影。

    刘娟说完,见我不说话,接着说:“你没有感觉到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没救了吗?我差一点就可以开创一个新的世界。可是老天偏偏又让我遇到你。我发现我还是放不下你,尽管每每想起你在奈何桥一碗碗喝下孟婆汤的情景,我都恨之入骨。自从见到你之后,无论我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可是,我对你始终下不了手。你以为你手握打鬼鞭很厉害吗?那不过是幽冥山上的一块黑金铁,我可是在忘川河里被水淹炙烤了上千年。”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放下过去的恩怨吧,阴司已经开始对你有所防备了,要不然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这句话是我由衷而发,如果能把刘娟劝说的放下过去的恩怨,那我也算功德一件。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