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阴眼哑女

第一百零四章 改变容貌的女人

    人和鬼真是没什么可说的。

    乌鸦提了刀指着芹菜,“你离开她的身体,我绕你不死,人鬼不一路,你走你的黄泉路。”

    月灵凄惨一笑,摇头,“我宁可与他一起当鬼,过了今天还有一天,我们会一起住在我坟地那边,有空你们可来烧香拜祭,从此他再也不会有人世的烦恼。”

    乌鸦没理他直接进屋,用刀挑开手指,念了清净口决,点在刘老师眉心,大喝一声,“开!”

    刘老师像刚醒来一样,看着屋里的摆设,又看向开着的大门,我和咏仪正在和女鬼吵闹求她放了老师。

    刘老师慢慢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此时他已被开过天眼,看到的是和我左眼看到的一样。

    芹菜皮肤早就又灰又暗,眼睛毫无光彩,但她身上压着另一条影子,那影子梳着麻花辫,穿着白裙子。

    刘老师痴,但不笨,之前芹菜对他的态度变来变去是如此原因。

    他站在那儿足有五分钟,眼泪横流。

    低声叫了一声,“月灵。放了小芹。”

    芹菜回过头看到刘老师,有点生气,“放了小芹?你对她还有情义不成?”

    她突然抽身出来,一身白裙子在夜风里飘荡,芹菜没了支撑一下倒在地上。

    “这种女人值得可怜吗?!我真想问问月老是怎么扯红线的,好女人配个懦夫,好男人配个虚荣女。你不是说喜欢我,情愿少活几年也要和我在一起?难道也是骗我??”

    刘老师耷拉着脑袋,“你不懂,我的确爱你,一生也只爱过你一个人。可能从看到你的照片起就爱上你。”

    “可是我不能这么自私,我心里是愿意陪你去死的,可是我还有妹妹要养,还有父母要照顾。而且我不能让一个年轻女人,因为而死。”

    “只为自己的情爱而不管家人朋友死活与痛苦,那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我是个男人,不能这么自私。”

    “我说过陪你死,绝不偷生,你放心,我给妹妹一个好归宿,把父母送走,你还愿意等我,我来找你。绝不反悔。”

    我们没想到刘老师书呆子到这种程度,愿意为一个野鬼的闹剧去死!

    乌鸦拿着刀,只要李月灵一句“不”,他就毫不留情,收了这个固执的女人。

    谁知道,女鬼慢慢点头,“你记得就好,我可以放过芹菜,但你不能娶她。”

    她一下飘进乌鸦手中的项链里。

    刘老师将项链挂在身上。

    这件事没打架,没收鬼就这么结束了。

    芹菜带着家人来学校大闹很多次,说刘老师骗了她的身子又不愿意和她结婚。

    刘老师说,没问题可以结,但房子就没有,你自己看着办吧。

    才过了一天,芹菜家就变了态度,由原来的凶恶变得非常客气,芹菜说晚上梦到一个可怕的女人,说要缠着刘老师直到他死,不允许任何女人接近刘老师。

    最终芹菜扣了刘家提亲的一万元不退才算完。不过芹菜本来就是个普通姑娘,被鬼附身后体质不如从前,连样子也像老了好多岁。

    刘老师对我们还是很用心,但除了教书,他不再对别的事情投入那么多精力,大约是真的决心为了李月灵去死。

    根生相了很多次亲,对方早对根生妈的霸道有所耳闻,没有说成一家。

    根生说他又见过几次月灵,对方仍然那么年轻漂亮,不知道他有没有后悔过自己当时的不坚定?

    刘老师并不孤单,我听他说常在梦里见到月灵。

    这件事就这第过去了。谁也没想到后面还会扯出别的事,最终还是害了刘老师。这是后话,后面会讲到。

    乌鸦帮我们处理过这件事特意嘱咐许咏仪照顾好我,别让我惹乱子,她认真点了点头。

    学校里的事到此为止,马上周六,我请咏仪和我一起回家,还邀她去段总的娱乐城玩游戏。

    天一叔叔来接的我们,路上告诉我们姑姑正为怎么帮袁棺匠发愁。

    来找他们的女人症状时好时坏,但总的来说,只要离开美容院就会加重,在那里工作时反而会好些。

    姑姑段定和那个香兰没认出来的女人多少有些关系。

    那个地方如果没有蒋曼我也爱去,在里面呆着就感觉很舒服。

    刚好姑姑第二天要和香兰再去一次,我和咏仪也缠着跟去。有咏仪陪着我,再遇到蒋曼我应该会胆大些。

    时间过去很久,可是如果现在让我和蒋曼独处,我想也不敢想。

    晚上许咏仪问我,为什么提起蒋曼我这么害怕。

    我和她早就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于是我把蒋曼把我从四楼扔下去的事讲给她听。

    她沉默很久,才说,“其实,这种人并不少见。人是很坏的动物。”

    “我妈妈也是个坏女人。”她不多说,翻个身睡了。

    第二天我们到达那个豪华美容院时,蒋曼不在。

    姑姑和香兰直接上二楼,姑姑让那个有点古怪的女孩儿给她按摩,香兰点名让被虫咬的小丽上来。

    小丽上来看到那个袭人在,就一脸不快。好像和她呼吸同一个地方的空气都很不舒服。

    那女孩子很沉默,有时会问一声,按摩的轻重,是外地口音。

    她一开口,香兰脸色都变了。

    人虽然可以改变容貌但不能改变声音。

    姑姑给她个眼色,叫她不要找草惊蛇,在这儿不能动手,等这个女孩儿下班,两人再动手,而且要做好准备,别着了她的道。

    其间,女孩体贴地问姑姑要不要喝水吃点水果,这里为客人准备的都有。

    姑姑摇头,叫她好好做。

    谁会吃蛊女给的东西?做到一半,这女孩好像不舒服似的,让姑姑先自己休息一会,让精油浸入皮肤,一会儿按摩效果更好。

    我只害怕蒋曼,只要那个女人不在。我什么都敢做。

    见她向走道里的卫生间走去,我踮起脚也跟过去。

    许咏仪跟在我后面,姑姑没有阻拦我们,只是用眼神叫我们小心点。

    卫生间干净得不得了,还点着香。有三个小隔段,其中一个关着,我和许咏仪轻手轻脚进了挨着它的那个。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有可能当时是淘气,也可能就是恶做剧,想吓吓她。

    进去后,踩到马桶上,许咏仪站在地上,我一点点把头伸过隔段板,看到了那边的女孩,她没有在方便,每间厕所都有个挂钩,可以给顾客挂随身带的包和杂物。

    她在那个挂钩上挂着个镜子。

    她挂镜子的地方就在我爬上去的那块板上,所以看不到表情,只看到她头顶。

    她一直没动,在照镜子,抬起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摸了几乎有三分钟,我正奇怪这女人没事儿在厕所摸脸干什么

    她慢慢解开了自己的衣扣,她是个单薄瘦小的女子,有一米五左右,解开制服衣扣,里面穿着白色宽带背心。

    我正感觉有些尴尬,突然她拉下背心的肩带,对着镜子向下拉自己的皮肤。

    皮肤虽然有弹性,硬拉可以拉起来一点,但她也太惊悚了,她抠住胸部下方的皮肤,将皮肤从胸下揭了起来。

    然后像抻衣服抻展那样用力向下拉,整块皮肤连带头皮都动了动。

    然后,她按住自己的脸皮,将皮肤对准五官,贴面膜一样,一点点把脸整理整齐。这才把下面的皮肤按紧。

    整个过程像戴面具一样。

    我站在马桶上,向许咏仪摆手,让她千万不可以出声。

    女人把衣服整理好,我缩回脑袋,和许咏仪大眼瞪小眼,她是不明白怎么回事。

    我是一时被吓住了。

    外面传来一阵水声,接着有脚步声,她出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