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冥婚:阴夫放过我

第六十章 你这个魔鬼

    清晨,巨大的黑色暗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和江泽的床前,熟睡中的江泽瞬间清醒,他看了一眼窝在他怀里的我,眼底流过一抹温柔,然后轻轻抽出被我压在脖子底下的手臂,缓缓起身走出卧室,而黑色的暗影同样跟着他飘了出去。

    “什么事?”江泽闲散的坐在书房的黑色真皮软椅上,点了根烟轻轻吸了一口夹在指尖,样子有些疲惫。

    “陆雨嫣最近经常发脾气,唐考的心情也非常不好,他让我告诉你,等他们回国之后,如果你还是没解决好一切,他不会再继续放任陆雨嫣不开心了。”

    江泽听完,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可是眼底却是一片阴鸷。

    “少爷,如果方媞一直学不会那本日记上的东西,难道我们就一直这样坐以待毙吗?花姨的情咒并不成熟,我怕她爱你的时间有限,万一哪一天她发现自己并不爱你,那我们的计划”黑影的声音显得十分担忧。

    “不会!就算没有情咒,我也会让她对我死心塌地!情咒不过是辅助,你放心吧!”江泽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皱了皱眉头,言语间透着自信。

    “刘旭伦最近似乎有点怀疑你了,他私下让人调查你的行踪,如果被他发现你的秘密,我怕他会告诉方媞,我们是不是该想办法让他和方媞断绝关系!”黑影突然想到什么,声音顿了顿,懊悔道“上次你就不应该让方媞去皇冠酒店的!少爷,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江泽似乎不喜欢他的话,他淡淡的睨了黑影一眼:“你是在教我做事?”

    他的声音没有一点起伏,但是透出不怒而威的味道。

    黑影立刻惶恐的跪在地上,嘶哑的声音道:“我怎么敢!鬼斧一向对少爷忠心耿耿,唯命是从,我也相信少爷做什么都有自己的理由!鬼斧只是担心而已!”

    江泽嗯了一声让他起来,拿出来一个黑色花纹的盒子递给他看

    就在江泽和黑影说着什么的时候,我依然躺在床上沉沉地睡着。

    我做了个梦,梦里,我穿着一身白色的婚纱,而江泽则穿着一套帅气的西服,他单膝跪地,把一个戒指慢慢的套在我的食指上,然后我听见他充满磁性的声音问我:“方媞,你愿意嫁给我吗?一生爱我,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永远爱我,为了我,甘愿付出一切!”

    风吹起他额角的碎发,让他看起来就像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我看了眼周围人的羡慕目光,一脸幸福的对他说道:“我愿意!我愿意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江泽听了我的话,满意的笑了,就在我以为他要亲吻我的时候,他脸上的温柔突然消失了,变得残忍又可怕,他慢慢从地上起来,伸手摸着我的肚子,嘴角勾起诡异的微笑:“既然爱我,那就把你的命给我吧!”说着,居然徒手撕开了我的肚子,从里面掏出来一个小婴儿!那个小婴儿那么眼睛还没有睁开,却因为感受到了危险而哇哇大哭起来。江泽看着这个婴儿,就像在看一个可口的美食,他攥着婴儿的胳膊把婴儿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开口朝我说道:“方媞,看到了吗?这是你为我生的孩子!他是那么的美味!”

    说完,在我震惊的目光里,张嘴一口咬掉了小婴儿的脑袋,他一点一点的咀嚼,咬的咯嘣咯嘣响

    啊

    我吓得尖叫一声从床上坐起来,却突然对上了江泽那双璀璨的眼睛,那一刻,我突然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只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个魔鬼!

    魔鬼!

    一个连自己亲生骨肉都吃的魔鬼!

    我的眼泪簌簌落了下来,拼命挣扎着不让江泽靠近我,嘴里还奔溃的喊着:“别过来!别过来!你这个魔鬼!”

    江泽不明所以,但也猜到我是做噩梦了,他把拼命挣扎的我抱在怀里,也不说话,静静的等我冷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我在他温暖的怀抱里清醒过来,也意识到自己只是在做梦!

    但我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难道在我心里,江泽就是这么丑陋的形象?都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我也没想过他不好啊,在我心里,他不是一直都美好的如同天神一样吗?我怎么会做梦把他塑造的这么坏呢?

    我尴尬的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不好意思的笑笑,和江泽讲了讲我做的可怕噩梦,江泽刮了刮我的鼻子,说我这是每天太闲了才会胡思乱想,说是让我最好能找点事儿做!

    他把羌灵子的笔记本递给我,说上次招魂不成功可能是我基础工不好,让我先从最基本的开始学起。

    我头疼的看着这本笔记,从最开始我觉得里面写的东西很神奇,到现在,我已经觉得这就是个噩梦了!我从心底里开始排斥这本日记!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江泽的时候,田芳的电话打了过来,她的声音很慌张,说她遇鬼了,问我能不能去救救她?

    江泽离我很近,他也听到了田芳的话,本来他是要我拒绝的,但后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又说他和我一起去。

    我听到他说去才高兴起来,田芳是我的好朋友,现在她有危险我不去,那还叫什么朋友?要是江泽真的不让我去,我肯定要和他吵一架不可,不过幸好,他不仅同意我去,还答应陪我一起去!我赶紧问了田芳的地址,和江泽一起赶了过去。

    到了田芳说的地方之后,江泽突然对我说了句话,他说:“小心有陷井!”

    我以为他说的是鬼可能设了陷阱让我注意,就对他点点头,说我会跟紧他的,我相信有他在一定没事!

    他听到我这么说,张嘴想说些什么,不过最后想了想又忍住了,牵着我往田芳说的那个树林里面走。

    这个树林里面很多灌木丛,里面又潮又湿,我真不明白田芳跑到这里干嘛?

    我又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具体在什么位置,我和江泽过去找她,结果电话通了之后,我就听见她就说了个你,电话就挂断了,我再打过去,已经提示对方暂时无法接通了!

    我怕她是遇到了什么危险,顿时焦急的不行,而江泽却安慰我说肯定没事,估计就是这里信号不好!他问我,一个可以把方逸做成活死人的女人,肯定是有些本事的,就算遇到了鬼,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一听江泽提到方逸,又有些不痛快,不过我一想也是,她都能救方逸,可能也不会那么轻易出事儿吧!至少她应该有自保能力!我只能祈祷她在我和江泽找到她之前别出事才好!

    江泽这时又让我好好想想,说田芳是一个连活死人都能做的女人,肯定是有些本事的,而我什么都不会,她却喊我过来救她,这其中,不是很古怪吗?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也确实觉得古怪,可我不愿意用险恶心思去想我的好朋友,就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田芳就我这个一个好朋友,可能她有危险了下意识就想到了我吧,这只能说明她在乎我!

    而其他的,我并不愿意去深想。

    我问江泽到底什么是活死人,为什么他好像很看不起活死人一样?江泽就说活死人是不人不鬼的东西,是被人挖掉心脏之后,用秘术封存尸体,然后吃特殊的东西让他重新复活,但复活之后是没有心跳的,而且还要继续吃那种特殊的东西才能继续存活,就像寄生虫一样!

    江泽说特殊东西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方逸告诉过我关于田芳割自己的肉给他吃的事,我猜,江泽说的特殊的东西应该就是人肉,可能他怕吓到我所以没说!而我此时没有想到,江泽所说的特殊东西并不仅仅是人肉那么简单!它比人肉还要可怕!

    想到方逸要吃人肉,我又开始心疼他了,吃人肉多可怕啊,方逸这么高傲的男人,他又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放下他的自尊和骄傲,去吃人肉呢!而且,是从活人身上割下来的肉!

    而田芳,她又有多爱方逸啊!活生生的割下来自己的肉,这种痛苦,要多么深的爱,才能做到!我突然羞愧起来,我想,这个世界上,一定没有人,比田芳更爱方逸了!

    突然,一滴凉凉的东西滴在了我的头上,我抬起头一看,居然有个长着血盆大口的怪物在我和江泽的头顶盘踞着,它趴在一颗大树上盯着我和方逸,刚才我头上哪滴凉凉的东西估计就是它的口水!

    呕

    我顿时一股恶心感涌上来,而江泽却突然松开我让我去对付这个可怕的怪物!

    天呐,江泽他没疯吧!我连这个恐怖恶心的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居然让我自己去对付这个怪物!那他干什么?难道他要站在一边看我打怪?

    我又跑过去钻到江泽怀里,撒娇道:“不要嘛!我害怕!”

    江泽却推开我,脸上一片认真之色,他说:“既然你学不会羌灵子那本日记,那以后你就自己积累对付这些鬼怪经验。我在旁边陪着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