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呆萌天师:冥夫太难缠

第054章:麒麟果现,他们成亲

    谁都不会想

    不止公仪战,还包括公仪珏。

    听出这层意思,公仪珏略略无奈。

    看来他还得再接再励啊。

    低眸一看,便见灵儿对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顿感哭笑不得。

    “咳咳”一旁的阎罗王捂着心口咳了一嗓子,面对刚刚那一幕,也不知是真咳还是假咳,反正是把注意力引到身上来了。

    云舒上前一步,迟疑着,还是伸手搀住了他的胳膊,不大自然地关心道:“你、你还好吧?”

    “没事没事,还死不咳咳”见她主动靠近,阎罗王一个高兴,豪气干云地摆摆手,却抵不住心口滞闷的疼痛,又是一阵咳。

    “前辈坐下来休息一下,晚辈帮你疗伤。”公仪珏走到另一边,和云舒一起将他扶在礁石旁坐定。

    灵儿前后左右地看了看,咦了一声:“怎么不见胜男姐姐啊?”

    经她一提,云舒这才发现,公仪珏和阎罗王一起出现的时候,就没再见到江胜男。

    阎罗王动作一滞,垂首叹了口气:“那孩子,为了帮我拖住夙骅,就”

    说到这里,恨恨的一记重拳击打在地:“该死的!我定要这只白眼狼偿命,给胜男报仇!”

    乍然得到江胜男的死讯,纵使只相识短短两天,云舒也有些难过。

    如果不是她忠心,或许,阎罗王不会这么容易醒过来,甚至有可能醒不过来。

    “前辈,我现在要给你输送灵力助你疗伤,切莫分神。”公仪珏在阎罗王身后盘腿坐下,提醒道。

    阎罗王点点头:“麻烦了。”

    闭上眼睛,心下有些感概。

    没想到曾被他讨厌过的普通凡人,如今的修为也快赶上他了。

    背上一阵热流袭来,他忙敛起心神,专注运气疗伤。

    “娘亲”趁着这时间,灵儿拉了拉云舒的袖子,冲她招招手,示意她低下头来。

    云舒不晓得她要做什么,还是蹲下了身,和她身高齐平。

    灵儿附在她耳边,一字一句,认真说道:“不要和那个男人走哦,爹爹真的很爱你。”

    爱

    只觉脸像烧着了一样,烫得厉害,云舒腾地站起来,头撇向别处,不答。

    公仪珏修为那样高,自然听得见灵儿说了什么,不由睁眼看向云舒,就见她一直从脖子红到了耳根,整张脸都红透了,煞是可爱。

    一瞬间心情颇好,他垂下眼闷笑了两声,就听阎罗王闷哼一声,喘了口气无奈道:“你能专心点吗?到底是救我还是害我啊你?”

    公仪珏难得不好意思起来,忙认真疗伤。

    约莫半个时辰后,阎罗王受的内伤总算好了七七八八,精神也明显好了许多,再起身时,他又是那个威风赫赫的天魔宫宫主,阎罗王。

    “我盘算着,夙骅虽然伤得不重,但好歹也是伤,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来找我们麻烦。”阎罗王负手立在月牙湖边,侧头看了眼公仪珏:“所以我想,先带舒丫头去问天瀑布,你觉得如何?”

    这对公仪珏来说再好不过,他自然没有意见。

    在月牙湖休整了一夜,翌日天还未亮,一行四人便直奔地处魔界中心的问天瀑布。

    魔界不比人间地广物博,整个魔界的面积怕是只抵得上散落在瀚海周边的族群部落,因此,虽不能在魔界地域使用瞬间转移,不需半日,几人也很快赶到了问天瀑布附近。

    一路走来,云舒发现魔界和人界有着天壤之别。

    这里没有村庄,没有城镇,只有随处可见的成片森林,沙漠,雪山,火焰山,四季分化的极其明显。

    偶尔会碰到几只小魔小怪,虽然不认得当年叱咤魔界的阎罗王,见了他还是本能的会被吓跑。

    “哗啦啦”

    当震天的水声传来,云舒就大约猜到,问天瀑布到了。

    只是没想到,竟又会碰上熟人。

    砰砰砰的灵气炸裂声,伴着瀑布水声传进云舒等人耳里,几人不约而同的停住脚步,借着繁茂枝叶的阻挡,透过缝隙看过去,就见一男一女和一群脸带面具的黑衣人缠斗在一起,呈现出一边倒的战况。

    那个女的显然受了重伤,软软靠在那男人的怀里,男人既要顾着她,又要对付眼前那群黑衣人,应付的颇为吃力。

    彼时他们是背对着云舒等人,直到那男人拼尽全力横扫一阵气波,逼得对方动作停滞,男人忙趁机抱起女人转身就跑。

    看清两人的模样,云舒就是一惊:“是叶玄和若柳!”

    话音落地,只觉旁边一道身影一跃而去,稳稳落在叶玄身后,拦截住那群追上来的黑衣人。

    没想到在魔界竟有魔出手相助,叶玄脚步一滞,下意识转身,便见那个熟悉的身影,立刻喊出声:“公仪珏!”

    想到什么,他猛地环顾四周:“师姐呢?”

    原来他早就肯定最先找到云舒的,一定是公仪珏,当然,也是若柳逼得他这样肯定。

    “又是熟人?”阎罗王看了眼云舒,倒没想到她的熟人还挺多。

    云舒赧然地点点头,两人带着灵儿走了出去。

    一见云舒,叶玄激动的差点儿热泪盈眶:“师姐,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云舒懒得搭理他,看了眼他怀里的若柳,眸光一凝:“若柳怎么了?”

    “那个该死的天魔宫一直在追杀我们,若柳被他们打伤了。”叶玄声音低落下来,垂眸看着若柳苍白的小脸,眼中一片心疼。

    云舒一愣,侧头看阎罗王,后者忙表示:“这锅我不背,如今天魔宫落在了夙骅那小子手里,也不知被他搞得乌烟瘴气成什么样儿了。”

    就在几人说话的空挡,公仪珏已然将那群黑衣人搞定,剩下几个见势不妙,跑得挺快,公仪珏也懒得追。

    好歹也是若柳的主人,虽然最后这丫头不打一声招呼就跟着叶玄跑了,现下见到,也不可坐视不理,公仪珏只得又充当了一回疗伤剂。

    “那些人为什么要追杀你们?”云舒趁这期间,疑惑的问道。

    叶玄挠了挠头:“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若柳应该是懂了,总说,原来她只是一味药而已。”

    说到这里,他语气有些忧伤:“在我心里,她才不只是什么药。”

    不晓得是不是感情方面终于开窍了,云舒竟敏锐地察觉到他的言外之意,不由问道:“你和若柳”

    “我们成亲了。”叶玄一语打断她,话说的毫不避讳,斩钉截铁。

    云舒一愣,随即笑了:“恭喜。”

    这下换叶玄愣住了:“师、师姐,你”

    他手指着云舒的脸,满眼惊奇。

    云舒狐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师姐,你笑了?!”叶玄大惊小怪地嚷嚷道。

    不过一瞬,云舒再次面无表情:“很奇怪?”

    “呃”叶玄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这事儿若搁别人身上肯定不奇怪,要是你的话,就得另当别论了。”

    闻言,云舒无语了。

    就在这时,一旁若柳的身体忽闪出一阵耀眼的青芒,叶玄惊了一跳,忙跑过去抱住她急问:“怎么回事?”

    “这”阎罗王若有所思地看着若柳,须臾,眼中现出一片笑意:“没想到麒麟果这样的神物,当真存在啊。”

    “麒麟果?”云舒不解:“这是什么?”

    “据魔卷古籍记载,麒麟果不仅能让人增加万年修为,还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奇效。”顿了顿,阎罗王继续说道:“只是,上万年来,一直无人得知麒麟果具体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便都以为这世间并不存在麒麟果。”

    低眸看了眼若柳,只见她周身的青芒已消散,依旧昏睡在叶玄怀里:“没想到,麒麟果早已化身成人,难怪没人能找到。”

    公仪珏在旁猜测道:“所以,夙骅追杀若柳,会不会就是为了那只黑猫?”

    既然麒麟果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奇效,要让猫恢复成魔,应该不难吧?

    阎罗王赞同地点了点头。

    叶玄怔怔地听着几人的对话,抱紧了若柳,咬牙切齿:“我绝对不会让他们抢走若柳!”

    话音刚落,就听他怀里的若柳忽然咳了两声,而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若柳,你怎么样?有没有好点儿?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叶玄眼睛一亮,连声询问。

    像是为了让他安心,若柳笑了笑:“我没事,你放心。”

    目光缓缓转向别处,一眼看到公仪珏,她愣住了:“主、主人?”余光又触及到身旁的云舒,她一把拽住她的手,神色激动:“小姐”

    心下一暖,云舒拍了拍她的手:“嗯,我在。”

    就在这时,一直在瀑布下的池水边晃荡的灵儿蹦蹦跳跳地跑了回来,献宝似的将一个小瓷瓶递给云舒:“娘亲,把这问天水喝了吧,喝了你就能想起从前的事情啦。”

    “瞧我,都快忘了,还是我们家小灵儿机灵。”阎罗王哈哈一笑,一掌按在灵儿头上轻轻揉了揉。

    云舒愣愣地接过瓶子,不由自主地,转眸看向了公仪珏,正对上他情深似海的紫眸。
Back to Top